KWANPEN :一針一線,傳承經典

In BRAND STORY 品牌故事, Editor's Pick, Fashion & Beauty, Life Style, Lost in Macau, What's New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1938年的新加坡,一位手工名匠關平先生創立自家鱷魚皮具品牌。時至今日,近百年來一直以嚴謹的手工、一針一線製作皮具。在它精湛的傳統手工藝下,打造出為數不少的經典設計,也讓它發展成為一個頂級的奢侈皮具品牌——KWANPEN。

 

一般人可能對它略感陌生,全因品牌不賣廣告且較少活躍於時尚圈。在現今快時尚、KOL勁吹的風氣下,很多以手工藝稱著的百年老店已經逐漸消失或者轉型,但它依然憑其引以為傲的傳統皮革手工藝屹立不倒。背後是什麼原因讓他們堅持做手工皮具?百年家族企業的傳承又如何面對現今快時尚的衝擊?這期四大才子專欄之一,奢侈皮具品牌KWANPEN與我們分享其自家的經營哲學,與每個手袋背後一針一線的故事。

新加坡皮革工藝世家
近百年來的跌宕起伏

KWANPEN名字的由來就是創始人的名字,關平。關平先生為人低調,即使互聯網上也鮮有關先生的生平資料甚至一張照片。一生專注於皮具的製作與工藝,KWANPEN做鱷魚皮手袋有近八十年了,原來這一切都離不開新加坡的歷史:“新加坡從1965年獨立,那時的政府很鼓勵自由貿易港,衍生很多不同的產業,其中一個就是鱷魚皮交易。由於這個市場環境,所以家家戶戶都進入了這個鱷魚皮交易市場,很多鱷魚皮處理技術就是從這時開始發展起來,而Kwans家族也是當時的其中一家。但是由於新加坡本土是沒有鱷魚的,當時有一種灣鱷(Crocodylus Porosus),因為新加坡處理這種鱷魚的工藝非常高超,所以它的外號也叫新加坡小型鱷。在當時,KWANPEN的第一代,只是在一個非常小的工作室,可能只有兩個人工作,主要是做一些加工和設計,但能接觸到一些外國的品牌和技術。一段時間後,感覺自己積累了足夠的技術和經驗,於是開始創立自己的品牌。到了第二代,也就是現在的KWANPEN,開始並一直將品牌往世界級的方向發展,包括中東地區、倫敦、日本、韓國和港澳。”

任何事情都沒有一帆風順,特別是在創立品牌的道路上,總有各種各樣的挑戰和難題。但多得於KWANPEN有一種不懼困難的精神,才能從當初一個二人的工作室,走到今天成為國際皮具品牌:“我們曾經遇到過一個最大的難題,就是當年在自由貿易港交易鱷魚皮的時候,是沒有現在那麼多限制。漸漸地,人們開始懂得保護動物和環境,出現了很多制約和規定。從那時起,整個行業一直在萎縮,只剩下一些有自己製造廠的公司還在新加坡運作。80年後的今天,只剩下KWANPEN仍然有自己的工廠。從過去只有兩個人的工作室,發展至現在有一棟KWANPEN的大廈和自己的工廠。就是這種不懼困難、相信挑戰會令自己更加強大的精神,由此我們才能在這個市場存活至今,並且不斷發展提升。”

別樹一幟的“設計理念”

現今的時尚圈追求“快”和“新”,緊貼潮流趨勢是每個品牌進入主流消費群必不可少的一環。即便如此,也有“我行我素”的例外——不以款式主導設計,反而以尊重皮革最原始的樣貌來設計,更以“顧客”作為靈感來源……這一切,都與我們熟悉的品牌設計理念背道而馳:“我們是一個比較踏實的品牌,希望購買者能夠用得舒適,加上我們有經常跟顧客交流的這種企業文化,從而瞭解很多用家在細節上的需求。比如說某個款式的手袋有顧客反映拉鏈使用起來不夠方便,我們便會著重研究拉鏈的設計,並應用到下一個新款式上。所以我們的設計靈感主要是來源於顧客反饋這方面。另外,因為鱷魚皮成本昂貴,所以我們會根據鱷魚皮的紋理、大小去決定做哪些款式的手袋。利用”Centre Cut”的做法,將位於鱷魚肚皮中間最漂亮的紋理完整地呈現在手袋上,尊重皮革最原始的樣貌,珍惜一厘一毫的皮料,杜絕浪費,所以有時候我們會讓設計為款式讓步,根據皮革和顧客的需求去進行設計。”

當原料和顧客成為主導品牌設計的最大因素,那麼品牌是否就沒有自己的既定風格?原來“色彩”與“細節”是一眼能辨別品牌的主要特徵:“因為我們主要紮根在亞洲一些熱帶的地區,所以手袋顏色的選擇上會比較鮮豔、繽紛,如鮮紅、檸黃、寶藍等充滿陽光氣息的顏色。一來不希望損壞皮革去裁剪設計,二來更希望用顏色來表達設計的意念,能令這些看似傳統的鱷魚皮手袋生色不少。”
雖然他們根據皮革的大小和形狀進行設計,但會更花心思在一些設計的細節上,保留品牌的設計特徵。例如利用折疊皮革的方法,塑造出一個拱形的設計,而鱷魚皮是一種質地硬的材料,他們的設計團隊、工匠師傅都要研究怎樣在不破壞材料的情況下將皮革折疊、塑形,並由一種折疊的方法延伸出其他的方法。除了利用皮革的處理工藝進行設計,他們在五金配件上也有細節設計——某些款式的四個五金腳釘都是十分形象的鱷魚腳,每隻鱷魚腳均有五隻栩栩如生的小腳趾,及鱷魚皮紋路都細緻得清晰可見,讓人不禁佩服其工匠精神的一絲不苟。

 

快時尚中的“慢”哲學:以不變,應萬變

面對這個不斷發展、不斷求快的市場,很多品牌已衍生出一套成熟快速的生產線,可以只需一星期時間就完成一個系列的設計與生產,而KWANPEN卻堅持每個手袋手工製作,需要至少30個工時才能完成。在設計理念上已是不同於人,為何在產品的工藝和生產上還作如此“逆市而行”的堅持?
“確實,過去80年市場改變得非常迅速,這是每個行業都會遇到的問題。但是對於我們而言,對好的產品或者工藝品而言,這是永遠不會向其他因素妥協的堅持。我們也深信一定會有一群人賞識我們的產品,可能我們的產品消費群體會越來越少,但我們始終有這個責任去把這種工藝品傳遞給下一代。我們深信,好的產品是經得起時間的磨礪,這也是我們希望做到的境界。正如我們經常會收到顧客回來‘投訴’說,‘我的手袋用了30多年都不磨損,怎樣換下一個’,我們還希望我們的手袋能成為一個家族傳承的寶物而存在。只有好的品質,才是經典和永恆的存在。”
深信“有麝自然香”,除了堅持做好的工藝、好的皮具,還一直不賣廣告。家業忙於製造皮具,忽略了市場宣傳的關鍵,只通過“跟業主拿一個最好的位置來做店鋪”作為其最主要的宣傳策略。談到不做宣傳的主要原因,他們認為“把資源都投放在產品而不是品牌上,是我們對品質的堅持”。

 

皮革中的“鑽石”
獨一無二的“指紋”

鱷魚皮是一個很難處理的材料,在皮界裡號稱“皮革中的鑽石”。它矜貴之處在於:首先,由於環境保護它的供應會有限制;其次,因為鱷魚皮的尺寸有大有小,不是每個部位、每塊皮都一樣,如何適當地處理和運用好一塊皮,需要長年富有經驗的開皮師傅才能應付得當;最後,需要小心翼翼地照料、保養,稍微淋到一點小雨,皮層的光澤也會糊掉。
而鱷魚皮最貴重的地方在於其肚皮,通常肚皮中央深深的十字紋都擺在皮包的正中央,為確保正反面及紋理的對稱,一個包包需用2到3張完好無損的鱷魚皮才能製成,其餘用剩的皮革,用來製造包包的手柄、名片夾、鑰匙皮圈等,而這些鱷魚皮,從飼養到製造整個過程都得符合保育瀕危野生動植物的華盛頓國際貿易公約(CITES)。
要欣賞鱷魚皮,就得從其鱗格看起。有一最好品種的灣鱷(Crocodylus Porosus,外號也叫新加坡小型鱷),它的鱗格細小無瑕,在皮包上從中央四方的鱗格一字排開,直到兩角小圓鱗格的花紋都非常細緻、漂亮。除了漂亮的鱗格外,鱷魚皮的矜貴更在於它的鱗格跟人的指紋一樣,天生獨一無二,所以每一個手袋都是不可複製的唯一藝術品。

傳承的工藝,開放的態度

 

對於家族企業來說,傳承是一大問題。隨著新興起的各行各業,很多百年老店的家族後代因為不想把自己的一生投入進去而導致很多老店結業甚至是整個傳統行業的式微。作為鱷魚皮世家,再面對現時國際市場上越來越多品牌加入到鱷魚皮具、稀有皮具的競爭當中,KWANPEN又準備如何應對這些壓力和難題?
“第三代、其中一位亞洲區的承繼人,他自己是工程師,也在工程師這一行工作過,但是他後來仍然認為鱷魚皮是一種好的工藝品,這種工藝需要保存和流傳下去。因為他小時候就已經常常讓接觸,小至一顆螺絲,大至員工的培訓,他都要參與其中。所以他最後依然會回來打理這個產業,這也是我們所希望看到的後代對這個產業的專注與投入。”

對於鱷魚皮具市場的競爭,他們也持開放的態度:“越來越多品牌都因為鱷魚皮產品的利潤而嘗試進入這個市場,但這必須投入很多資源和精力、長年累月的經驗才能做得到產品多元化和持續性的境界。但我們認為有更多品牌上架一些鱷魚皮產品也是好事,大家可以宣傳鱷魚皮製作的工藝,有競爭才有進步,令我們的工藝和產品也會不斷地創新。”

 

訪談過程中,記者發現KWANPEN對於這次的訪問十分重視——從事先的資料搜集、內容準備、店鋪員工的配合、場地的佈置,細微至採訪人員的茶水和膳食安排,都一一為我們準備妥當。這讓記者感受到他們對工作的認真態度,就如品牌對於產品品質的態度,是永不妥協的。
在“快時尚”商業模式對傳統手工業的衝擊下,仍堅持“尊重原材料、以人為本、一針一線生產”這種傳統工藝的執著,是難能可貴得比奢侈品更奢侈的了。對他們來說,在乎的不是品牌的知名度,而是不惜工本地保留與傳承這種傳統皮革手工藝,渴望讓更多人能見證它一針一線背後的美麗;對我們消費者來說,購買價格高昂的奢侈品除了是滿足虛榮心,還是我們向傳統手工業精湛工藝的致敬。

 

//Text: Chelsea Wong     //Photo: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