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健添:對生命的責任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Editor's Pick, FOCUS 焦點話題, Lost in Macau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Text: Chelsea    //Photo: Franky

 

對於這位80後中醫蕭健添來說,一開始學習中醫只是為繼承父親的心血,並看作為一份謀生的技能。隨著深入學習、更拜得國醫大師劉敏如門下後,他逐漸明白到身為醫生「醫者仁心」的使命。而澳門的醫療體系長年是「西醫為主,中醫為輔」的格局,中醫狀況更是需求小、競爭大,面對專業發展的困境、澳門社會對本地醫療的聲音,這位新生代中醫生又有什麼看法?今期四大才子我們來聽聽這位80後中醫蕭健添的心聲。

 

從父親的診所,到國醫大師的弟子

因為父親是在澳門街耳熟能詳的老中醫,蕭健添從小就在父親的診所裡幫忙打理各種事務,招呼客人、認識藥材、幫忙煎藥,潛移默化下對中醫的認識就越來越深。父親年邁了,「子承父業」就顯得理所當然。因此蕭健添說他自己從醫的道路一開始都比較平淡:“從小在診所幫忙,逐漸產生了學習中醫的興趣。一開始不是正規地學習,爸爸這樣做,我也跟著這樣做。中學畢業後選擇了中醫科才正式學習。” 蕭健添本科就讀知名的成都中醫藥大學,後到廣州中醫藥大學攻讀碩士,碩士之後便回到澳門執業。平淡如水的學醫經歷直到遇到國醫大師劉敏如,蕭健添才開始“越來越感觸深刻”:“之前有一個機會接觸到中醫藥產業園開辦的課程,認識到劉教授在甄選徒弟,而後我被選上了,開始跟在劉教授身邊繼續學習中醫。雖然我從小就接觸各種中藥材,聽爸爸說年輕時跟師傅學醫的故事,讀書時也有實習的過程,就是一直都沒有太強烈的感覺。直到自己真正地拜師,認識到自己的使命感、師傅對自己的寄望,以及身為國醫大師的徒弟所感受到的壓力,從那時候起我開始有越來越深刻的感觸。”

成為中國當代國醫泰斗劉敏如的入室弟子,壓力肯定會相隨之,但蕭健添表示,其實在劉教授的師門下大家更像是一個團隊,交流彼此、相互學習。“劉教授的弟子眾多,有很多都是博士或院士級等有分量的徒弟,或已是醫院院長、國外教授。但我們交流起來幾乎不存在競爭的關係。因為在劉教授師門下大家更像是一個團隊,在裡面大家會共同進行醫學研究、合作,探討一些醫學的問題。其實在國內學習中醫,這樣的合作模式很普遍,與在澳門‘單打獨鬥’的模式差別甚大。合作的機會越多,學術的交流和碰撞也會越多,從而會更加激發到我自身的進步。”

回到起點,再次出發

既然在國內有更多的交流機會和更大的發展空間,為何蕭健添最後還是回到了澳門執業,繼承父親的中醫診所?蕭健添認識到他面對的除了父親的心血,還有中醫傳承的擔子。“其實自己的想法一直都在改變,在攻讀學位的時候沒有太多想法,當時比較大的動力只是接管家裡的中醫診所。而且眼見一部分澳門的中醫診所後繼無人,中醫這個行業傳承和延續是十分重要的,自己就想回來澳門延續和傳承中醫。”醫生這一份職業不只是單純地看症、看簡單的感冒發燒,還會面對更多複雜、有難度的病例,需要醫生自己不斷地學習和進修,所以蕭健添其後又繼續攻讀了中醫碩士。“跟隨劉教授後,我認識到除醫學界外更多的專業人士,開闊了眼界,更反思自己在澳門發展的空間。因此在去年的時候,我參加並通過了國內的職業醫生考試,取得了國內的中醫從業資格,提升了自己的專業水平和發展空間。我希望首先穩定了在澳門的診所才向外尋求更大的發展,現在只是先做好準備。”

論是醫生還是其他專業人士,工作後都需要不斷地學習和進修,因此蕭健添除了本身的學歷,最近也進修了營養學。因為他遇到很多病人在看醫生時總會問“更多平時食什麼好、煲什麼湯水好”。當遇到這些問題,他自己總會反思:老一輩流傳下來的湯水食療配方是否真的合時宜,營養成分及作用是否如實,因此他便去進修營養學。除此之外也有推拿、針灸等知識,因為他明白:“即使現時澳門的中醫註冊制度還能持續,但或許未來會有更高的專業要求,到那時候自己的競爭力就不足夠了,我需要不斷地進修,提高自己的專業能力。”

 

我們需要更加嚴謹、更多溝通

談到澳門現時的中醫制度及狀況,蕭健添坦言我們需要一個更嚴謹的考核制度。“現時澳門的中醫實行註冊制度,要成為中醫生只需擁有醫科學歷,通過澳門政府的審批就可以註冊成為一名中醫生,這樣就能取得中醫執業資格。相比國內、香港、台灣,這樣的審批制度偏向簡單。其他地方都有各自的考試制度,除了學歷之外還需要通過考試合格才能成為醫生,不同於澳門相對簡單的註冊制,擁有學歷就可以。當然學歷能保證醫科生具備必須的技能,但如果配合考核制度會更好,因為這始終是一個嚴謹的職業,我們直接對生命負責。”

除了考核制度,有人認為現時澳門社會對本地醫療的聲音歸根是較得不到市民的信任。對此,身為醫生的蕭健添有什麼看法?“這個問題比較複雜,但對醫生來說,我們都希望我們的患者看完醫生之後會有一個反饋給到我們,例如這個藥方的療效如何。這是我們很想接收回來的信息,因為這樣才能直接評估治療的效果。有時診症後沒有了下文,可能是患者換了醫生或到外地就醫,導致我們接收不了治療的效果和反饋,錯失了一個評估的機會。一個意見、評論對醫生來說其實是一個進步的動力。”換句話說,是否醫生和患者的溝通更緊密的話會更好呢?“的確是。與以前相比,現在醫患溝通是有進步的。現在網絡發達,溝通也會更方便,我們可以透過手機網絡直接主動與患者溝通,患者也會更樂意反饋療效和進展。”

除此之外,蕭健添察覺到除了當患者出現健康問題時求醫才建立起醫患關係,倒不如自己主動一點先走出去,讓大眾加深對中醫行業的認識。因此他現在不時會進行一些社區講座,加強與市民的溝通和交流。“中醫行業的社會地位和關注程度都相對欠缺,我看到這樣的狀況,想走出去為中醫行業發聲爭取更多關注。我在社區進行的一些講座,目的是讓市民瞭解更多健康和養生的知識。對於現時澳門的醫患聲音我認為需要大眾對醫療行業有充分的認識,而這個不是在醫生與患者就診的十分鐘內能解釋完的內容,我想通過一些講座活動,能讓市民與醫生的溝通更加充分、緊密,希望透過這個形式,讓大眾對中醫有更多的瞭解和認識。”

 

醫生最重要的任務

    要成為一名真正的醫生,按上文所述遠遠不足。一個救死扶傷的職業,更重要的其實是一份對生命負責的責任感。走在從醫道路上的蕭健添,對此深有感觸。“成為醫生最重要的素質是什麼?我自己這幾年都不斷在思考這個問題。首先,從事這個行業我們要對患者負責、對生命負責,做醫生最大的競爭對手其實不是同行,而是疾病。在與疾病對抗的同時,我們需要很強的意志,若醫生本身的意志不夠強時是很難繼續走這條路。我從醫的經歷其實不算長,從2011年開始到現在,7年的時間,和自己同期畢業的同學到現在也各有成就,尤其在比較現實的澳門。自己的同學已經買樓買車做到一些很高級的職位,而自己還在這個崗位上繼續努力,在物質上、享樂上自己相對欠缺,主要的專注力也放在了研究和技術上,這些不能說是犧牲,但要有取捨,並盡量不要和別人去比較。相反,自己更大的成功感是在治癒好患者時患者對你說的一句‘謝謝’,成為了自己一直走下去的動力。其次是醫科生在澳門就業的空間相對狹窄,政府機構沒有對應的中醫生職位,澳門兩間醫院對中醫需求小、競爭大,導致畢業生就業的機會也縮小,因此中醫科生需要考慮自己的經濟能力,能否負擔起經營一間診所。這樣的狀況變成為一個門檻,令從事中醫的本質也改變了,傾向了利益為主,需要負擔起一間診所的鋪租、經營狀況等,迫使這個行業開始變質,醫生的理念也有可能偏向,這個時候會直接影響醫療的印象。我不敢說利益和技術只可以二選一,當然最好是兩者兼得,但我們不能因為利益而改變了從醫的初衷——照顧生命、對抗疾病,這個才是成為醫生最重要的任務。”

作為一名年輕的中醫生,蕭健添在從醫道路上的經歷與反思,讓自己更認清楚自己成為醫生的目標與方向:在專業上的專注以及對生命的責任,是成為醫生最重要的素質,也是他想對新生代醫科生說的話。

不為世所動搖,堅持對生命的尊重、對職業的尊崇,為醫者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