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柴”些些:搞怪創意背後的沉穩謙和

In What's New by Paul Ao Ieong

Text: 布布  Editor: Joanna Lee  Photo: 鄧鋒

大圖 (1)

一身筆挺西裝,精緻打理的頭髮,溫柔的笑容以及謙和的態度。這是“些些”戴顯揚給我的第一印象。問道為何將採訪地點安排在澳門童軍總會時,他回答說:“這裡留下了我非常多的回憶,對我之後的性格塑造有很大影響,我願意從這裡開始說起。”

在些些的成長中,有一個很重要的節點,就是參加童軍活動,一提到此,些些的話匣子就打開了:“童軍運動的時候有露營、爬山水上運動這些,老實說起初並不是很喜歡這些項目的,但是會逼自己去。久而久之,因為有這些戶外訓練,所以我做事情都會比較的堅強一點,放棄的機會都很少的。而且這種鍛煉讓我很清楚自己的角色,對之後的找工作定位、自己的性格塑造有很大的幫助,要不是這些經歷可能之後的很多事情都不會去做。”

大圖 (2)

因為大學學業是在美國完成的緣故,些些當年每次從美國回澳門,都會覺得澳門是個全新的地方,尤其是2005、2006、2007這幾年的建築物一直在發生巨大變化,與此同時還有道路的規劃。也正是澳門這種日新月異的快節奏高速發展,讓些些決定回國之後跟家人商量,畢業後留出一兩年的時間,重新考慮在澳門的工作—“因為我要重新瞭解澳門新的東西以及我以前不知道的東西,我想嘗試不同的職業,最後確定自己的角色。”

做過一段時間sale的些些,最終決定走上司儀這條可能充滿荊棘的路,問起為何不做sale這條大眾都會選擇的寬敞道路時,些些靦腆地笑笑,轉而自信地說:“比起產品,更中意sale我自己。”對於此,他有自己獨到見解:“當主持後更加瞭解澳門這個地方,因為如果你要承辦一個會的主持,你就要多瞭解他們這個社團或者協會裡面關於澳門的專業資料。比方幫預防肝炎活動做一場司儀,自己就會有意識地去做好功課,事先查肝炎的一些相關材料。再比如我參與推廣旅遊的活動,我就會做好關於澳門大大小小旅遊景點的功課—它們的歷史等等。其實在每天做主持的過程中,我都會更加瞭解澳門,也許不是很深入,但是每個層面都有所瞭解,這樣讓我視野更廣闊。這也是我做主持之後沒想過它能帶給我的額外收穫。漸漸地,對澳門有個宏觀掌握,特別棒。而且澳門沒有很多人做司儀,所以也算是看到了一個前景吧。”

可小 (2)

從免費幫忙接活動到如今打拼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司儀天空,些些的努力都是一步一腳印,可以看見的。在司儀的光鮮外表背後,些些私底下也很“宅”,看書,看動漫,打電動,見朋友,休閒的時光裡也不忘給自己“充電”。

除了司儀,些些還有個身份,那就是“兼職歌手(freelancer)”。為了打磨一首歌的一句歌詞,一段歌曲MV的某個視頻片段,他可以用非常緩慢而耐心的步子去用心精雕細琢,直至呈現出臻品。這樣的追求完美,在浮躁而快節奏的現代生活中難能可貴。對此,些些有自己的獨到看法:“想打磨更棒的、更耐人尋味的曲風給大家,而不是現下的許多速食文化,公司給個目標,電影這次要賺多少億,唱片要有多少發行量,為了某個定額而創作。真正好的澳門文化品牌是需要沉澱的,是要營造一種大家都很務實都很願意為澳門出力的這份環境,氛圍。”正是秉持著這樣的職業態度,他的主打歌《我可以》就準備手畫動畫,這其實比拍一個MV難很多。另一首《小漁村》也是在挑選劇本,為了一句台詞,一個動作,一個眼神,而不斷地打磨,慢工出細活。

就像搭建一個城堡,需要很穩固的基礎,而不是建立在一盤散沙上。真才實學,腳踏實地做事,大概就是些些的風格吧。

可小 (1)

作為澳門的青年才俊,些些也和我們分享了他對澳門未來的一個暢想:澳門產業可以更加的多元化,比如發展會展業,借鑒一下韓國綜藝,打造一個專屬澳門的、有很強澳門標識的澳門文化名片,有澳門自己的TV電視節目的推廣。再比如,在這樣一個充斥各種誘惑的時代,可以推出一個澳門role model,有個標杆的輻射作用,可以調動澳門年輕人有意識的去努力,在各自的崗位上,來為澳門出力。

而從自己的藝人角度出發,他也提到了自己的方式,對澳門的貢獻,更願意從自己作為藝人的一個角度來提出意見:“比方用歌曲的方式,唱出澳門的變化,唱出對澳門地區的一個發展意見,讓大家有個反思,咦,是不是某個地方真的做得不太好呢?能讓大家有這樣一個反思,我的目的就達到了。“

在澳門回歸16年之際,我們期待澳門璀璨的明天,也相信些些,這樣一個沉穩謙和而又不失幽默風趣的澳門青年,可以在今後的職業路上創造更多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