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又南:相送十八載,毋忘每秒分 Gratitude in every moment

In 10TH ANNIVERSARY, Character, COVER 封面人物, Editor's Pick, FOCUS 焦點話題, Jewelry 珠寶腕錶, Life Style, What's New, 鳳凰天空十週年回顧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健康的小麥肌、開朗的個性、禮貌的言辭,以及總掛在臉上的、跟他原組合名字「Shine」一樣的燦爛笑容,是我們對黃又南這位陽光大男孩最熟悉的印象。

在交談中一說起自己的演藝生涯他就滔滔不絕,給我們講了許多他成長路上的故事、感恩的人和事。言語間伴隨著謙虛的態度及稍顯疲倦的滿布血絲的雙眼——原來採訪當天他的發燒還未痊癒,聲音沙啞的黃又南解釋說是前幾天在深圳拍電影時熬病了,但今天依然抱著專業精神完成一個又一個的訪問。除了拍電影,黃又南上個月完成紅館演唱會後,又結束了自己的手表發佈會,化身為陀飛輪設計師⋯⋯ 在旁人眼裏這是繁忙的多棲生活,但又南卻必須要這樣充實地過完每一天,因為自己是一個「停不下來的人」。入行十八年,歷盡高山低谷,最觸動黃又南的又有哪些?

//text – Chelsea  Wong  //photo – Mike Tsang  //場地提供 – Conrad Hong Kong

知遇之恩

香港有個荷里活的圖片搜尋結果

        大多數人認識黃又南時是他以香港組合 Shine 成員之一的身份出道。陽光、鮮嫩的氣息,出道初便迷倒不少少女。而其實早在成 為 Shine 之前,還在讀中學的時候,又南已 經參與了香港電影的拍攝工作,而賞識他並 帶他入行的便是香港著名導演陳果。“正式 拍電影是在 2000 年,那時候還未滿十八歲, 當時剛好正在拍《香港有個荷裡活》這部電影,陳果導演對我很好。副導演認識我朋友, 在我朋友的錢包裡看到我們的合照之後就找 到我。那時什麼都沒想,沒想過自己能不能 入行、能不能做明星什麼的,以前覺得讀書 很浪費時間。後來被告知必須中學畢業,因 為怕我入了行之後就沒機會讀書了,所以現 在想想真的很感謝導演。”又南說,陳果導演絕對是他的恩師,他還記得導演跟他說過: 飲水思源,到現在他都沒有忘記過。

         在十八年的光景裡,對黃又南來說印象最深刻的還是自己第一部的電影。“記得頭三個 月只是拍走來走去的戲份,我覺得很容易, 到第四個月才開始有對白的戲份。那時候講 對白總是講得很硬、不順,每次拍完我都會 主動提出跟導演一起剪片,看看自己做得如 何。因為我記得拍第一部電影時我和導演說 過,我不可以讓自己後悔。有時候需要拍幾 十個小時,這要靠毅力讓自己保持狀態,這 也是我個人喜歡挑戰的部分。”說畢,又南 稍作停頓後,略帶感觸地說起另一個讓他 心懷感激的人:“這讓我想起一個人,除了 陳果導演以外,就是我的經紀人。陳果導演 認識我也是因為我的經紀人,從出道到現在 十八年了,我都是這位經紀人。Shine 和我都 經歷了高高低低的時期,而在我最低潮的時 候,我的經紀人都沒有放棄我。黃又南是個 叛逆的人,你要我做的事我偏不做,我也不 是要和你作對。做這行不是要循規蹈矩的, 不然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別,但是也不是要發 瘋一樣失去理智,我覺得只是需要一點不正 常,做這行才能吻合。我自認為自己就是有 點不正常。我很感謝我的經紀人,在我最失 意的時候很鼓勵我,這是話語道不出的感謝。”

“謝謝你多年後,抱著孩子再來聽我的歌”           

從恩師到經紀人,黃又南一直心懷感激, 記住恩師對他的教誨,記住經紀人對他的扶 持。除此之外,又南想對一直不離不棄支持他們的歌迷道盡心底裡的感謝。就在剛結束的Shine紅館演唱會最後唱十八相送的時候, 他和拍檔終忍不住,流下了感動的淚水。

“當時在演唱會開頭戴著耳機唱歌,看到台下的 觀眾是有嘴型沒有聲音的,尾聲的時候我們 把耳機都摘了。當唱十八相送的時候,回想 起我們剛入行時,我才剛剛滿十八歲。從入行到開迷你演唱會、正式演唱會、再到紅館 開三面臺,停了五年,再開四面臺,這期間 經歷了很多事,說辛苦也不辛苦,兩個人一 起經歷了高高低低,那種感觸,在摘下耳機 的時候,聽到全場和你在唱同一首歌,歌迷 對我們不離不棄一直支持我們,眼淚不自覺地就流出來了。其實歌迷沒有必要一直支持 我們,但是我們每次有演唱會,他們都會提 前兩三小時去排隊,為了買到好的位置。可 以說大家是一起成長起來的,很多歌迷都帶 上了自己的孩子來看演唱會,看到的時候覺 得真的很感動。他們平常也要工作,但有些更特意請半天假來看我們的演唱會,看著他們最初從讀書開始到工作、結婚,你會覺得不止我們在長大,他們也在和我們一起長大。 十八相送唱的又是歡送十八,我記得十年前 的時候我們把歌詞改成歡送二十八,希望能 在幾年後到歡送三十八,看看能不能做到。 當然要先把手頭上的事做好,但在臺上聽到 這麼多人來支持你,大家聲嘶力竭地去和你 一起唱,仿佛聲音比我的麥克風還大,真的 覺得自己不流多點汗都很慚愧。所以眼淚不 自覺地就流下來了,那一刻真的很感動。” 

不是每個歌手都能幸運地擁有一班不離不棄的歌迷——“17 年前,你來過聽我的歌;17 年後,你抱著你的孩子也來聽我的歌”,看著自己歌迷長大的同時,歌迷也看著他長大了。

       一首「十八相送」讓又南瞬間回想起十八年間的點滴滴,例如在自己最低潮的時候,但他坦言“沒有後悔過”走這條路,反而認為這對個 人來說是挑戰——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做這一行最重要的是不要怕。“我的大半人生都在娛樂圈裡,說實話,我沒有後悔過,要是再給我選 一次我還是會選擇這條路。如果你讓我朝九晚五地上班工作,我想我肯定早就辭職了。在娛樂圈最有意思的是,你根本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 你今天可能升得很高,明天你可能就跌入低谷。跌倒了沒關係,你要靠自己的毅力再爬起來。娛樂圈不是每個人想像的不勞而獲的地方,你必須 時刻想著增值,不然會有很多人趕上來。”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正是又南這股堅毅不屈、永不言敗的性格,把衝擊和低潮看作是挑戰,成為了 他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琢磨三年的細節

        最近,又南發佈了自己花了兩年時間設計的第一款陀飛輪手表。問及為何花兩年之 久,他解釋說因為這款手表表達的是父子情、 親情,是為了將“感覺放進表裡”,而不是 很直接的把情、family 這些字樣加上去,他 希望佩戴之人能從手表裡真的感受到親情。 “設計上花了兩年,但從開始到完成差不多 有三年。我想將感覺放進手表裡,讓別人也 明白到這個感覺的。我想了很久,手表廠也 沒有催促我,說慢慢來、不要急,最重要是 做好為止。有一次我看了本關於剪影的書, 剪影上是一位父親和兒子手拉著手,然後靈 感就到了,就在表針上開始做設計。那個時候其實挺棘手的,因為在表針上做設計很局限,太重不行、太寬也不行。我設計的那個針是一個人形,然後我很大膽地希望表面上 是鏤空的、什麼都沒有,基本上只有針是最 明顯的,所以就從這個方案開始設計。”在這期間,還經歷了八九次的改版,光是框就 從圓框變方框,由銀框變玫瑰金,皮帶的顏 色從黑色、藍色甚至到女裝的白色、粉紅色, 通通都嘗試過。而最花時間和心思的,還是那根針。    

   “萬希泉的創始人 William 他很支持我,光做我的針就做了二十多個版,很難做,因為我的針要做到一個人的形象,初版出來 後總覺得缺了點什麼,然後想能不能做個立 體的針,顛覆了平時表針是平面的概念。因 為我覺得,如果這根針做不出來效果,那就完全沒有意義了。好在 William 都很堅持幫我做,很感恩,效果也比我想像中好很多,雖 然用的時間長,但是很開心。萬希泉一般找 設計師做手表設計不會超過半年,他們很支 持我,覺得概念很好,也沒有逼我在很緊的情況下做好,給了我很多構思的空間。”處 事認真、執著細節的又南拿起自己設計的手 表,一邊向我們解釋細節,眼上流露出滿足、欣慰的神情。

我是時針,父母是分針

         除了設計的細節,其實這款手表對又南 來說意義極大,因為這象征著自己的父母每 分每秒都陪伴在自己的身邊,也提醒著自己 對父母親的感恩之心。他把表針設計成人形, 分針代表爸爸媽媽,而時針代表他自己。在 24 小時裡,他們會重疊 24 次,而每當它們 重疊的時候,分針會有一隻手摸著時針的肩 膀,就好像父母親搭著自己的肩膀。時針搭 著分針,也意味著不論我們什麼年紀,父母 永遠把我們當成孩子,一直在身邊保護我們。 而表面的 12 點鐘方向有 Life 字樣的造型,又 南覺得這樣設計才像是一段人生,每個人的 家人都很重要。

          “從小到大爸爸一直是我的推動力,尤其是這三年,他患了腦退化症,有時候真的 會不記得我,令我覺得很迷茫。但轉念我又 會站在爸爸的立場上想,只要他身體健康, 記憶力差點都沒事,只要他開心就是最重要 的,起碼他在生活、行動上面是沒有問題的, 這點上看已經很安慰了。所以因為爸爸這件 事,遇到很多其他事情我都覺得不需要執著, 而這個手表就是從父子情這個方向出發的。 親情是每個人都要經歷的事,也是最容易引 起共鳴的,我覺得很有意義,自己能做到的 話會很滿足。” 這個源於家庭、親情的設計靈感,原來是又南未加考慮地首先出現在腦 海里的。因為對他來說,家人永遠排在他的 第一位。“朋友很重要,但是家人是終生的 第一位。就算結婚了,老婆也是家人、也是 第一位,因為我覺得親情是很難得的,每天 朝夕相對,一齊度過很多開心和不開心的日子,這是我很想去表達的事。”

合力打造的陀飛輪

         這次能夠與萬希泉合作設計手表,全因 又南與萬希泉的創始人 William 一拍即合,又南形容他們一見如故、有聊不完的話題。“認 識 William 第六年了,當初是在鐘表展上通 過介紹認識了 William。我們無論在性格、興 趣愛好都很接近,都喜歡用電話多過網絡軟 件來聊天,所以有聊不完的話題,曾經試過 從淩晨一點鐘聊到四點鐘,大家雖只認識了 五年,但感覺像認識了二三十年一樣。平常 都互相幫忙、支持,有活動也會邀請我去, 他領獎的時候我也過去支持他,這是很難得 的。這些年我們一直保持著聯繫,他的女兒 也被我認作乾女兒了。我本身很想做設計, 而 William 表示之前也沒有過關於親情主題的 陀飛輪設計,這個契機讓我們合作誕生了這 款陀飛輪手表。” Memorigin(萬希泉)是香港首個陀飛輪 品牌,這款黃又南設計的陀飛輪腕表靈感源 於他對家庭、對生活的感悟——隨著成長, 父母年邁,繁忙的工作讓離家的日子也漸多, 因此我們要更加珍惜與家人相處的每一分每 一秒。

黃又南設計陀飛輪腕表

手表直徑 43 毫米、155 件組件及 18 顆寶石承軸 ;振頻: 28800 次/每小時;6 時位陀飛輪每轉一圈 60 秒 ;40 小時動力儲存;飛行陀飛輪;魅黑鏤空機芯表面;Life 造型浮雕置於 12 時位置; 8 顆黑色寶石時間刻度;父子人形剪影時針及分針;鱷魚皮表帶;黑色藍寶石玻璃底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