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本澳律師業:暢想未來

In CELEBRITY’S DINNNER 名人飯局, Character, Editor's Pick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這次名人飯局有幸邀請到C.N.律師事務所吳家裔大律師、鄭古周郭蘇律師事務所古偉明大律師、麥興業大律師樓趙志豪大律師以及高步輝大律師暨公證事務所甘宇鵬實習律師一同品正宗葡國菜,暢談澳門律師業未來發展,一口酒,一桌菜,三五知己,談天說地,這一切的美妙,盡在Guincho a Galera舉行的《鳳凰天空》名人飯局。

 

更關注人的感覺和心態

對於律師這個行業的印象一直在於,他們人前在法庭上字正腔圓據理力爭、人後埋頭法典里抽絲剝繭上下求索,螢幕上的律師永遠光鮮亮麗,令人豔羨。這是存於大眾幻想里的律師形象,而此次記者有幸接觸四位澳門大律師,見識他們的真實一面。被問及爲何會選擇律師這一行業,古爲名律師回憶道,人生的選擇除了律師,其實也有其他的。當時讀完書的時候,因爲要離開家庭,覺得是時候鍛鍊自己,也想實現自己的理想。之前讀中葡翻譯,從事相關工作,但基於人際鬥爭,還是決定出來嘗試一下新東西,於是做律師了。而在律師實習的4年時間,有連續2年不間斷地在圖書館溫習,每天均超過12小時的閱讀。

Q:之前念中葡翻譯,那應該會接觸到葡國相關文化習俗的吧?

古:我和葡國人一起生活的,也有葡萄牙的兄弟,所以大部分文化都有瞭解。

Q:從事法律行業這幾年,有什麼是感觸最多的?

古:感受最多的,是接觸的犯人他們的心態。我比較中意研究人的感覺,比如有些犯罪者是不小心犯了法,比如偷東西,作爲律師來講,我比較感性的,如果是後生,我都會勸他們不要再犯,在法律的制度之內,儘量幫助他們。畢竟誰人沒過?

Q:對澳門法治未來的一個希冀?

古:其實澳門法律已經比較健全了,現在最急切地應該是要加強獨立的監督機制需,這是澳門迴歸之後非常緊迫的,因爲葡國法律就是以個人的權利爲中心。

 

越從事法律研究越發覺自己的渺小

澳門法制研究會常務副會長、中國政法大學澳門校友會理事長、澳門科技大學民商法博士研究生……衆多頭銜都是指吳家裔大律師,這不禁讓人好奇。

Q:1996-2002,這6年的時間都在北京的中國政法大學就讀,而作爲一個道地的澳門人,爲何會選擇北上6年?

吳:那個時候因為就讀濠江中學,所以對大陸的教育興趣比較濃厚,會覺得還不錯,又想如果繼續升學的話,在北京、上海這樣大城市的效果應該很好,而且開闊視野。小時候我就很喜歡說話,喜歡哲學、思維構圖。

Q:在北京6年,念的法律和澳門並不一樣,如何克服其中不同的困難?

吳:其實我在2003年花了一年時間讀澳門的銜接課程,好在中國的法律和澳門這邊哲學思路一致,只是具體細節有些差別,大框架下有細節差。

Q:這麼多年的沉澱,一定有對法律這一塊的特別感悟吧?

吳:越研究越覺得自己越不熟悉,越覺得自己渺小。越讀越體悟到一個概念,即不是我們去適應法律生活——我們不是機器人,跟着法律走。反而應當是生活先走,以生活爲原點,法律是幫助我們的,讓生活更好的。最常聽到的是如何研發法條,但從來沒人說律師事務所以後要怎麼發展。你看大數據時代,媒體類都嘗試去改變,反過來看我們的行業難道不需要改進更新嗎?如何更進一步地推動發展,纔是我們要考慮的問題。

 

 

念律師,因爲不想再被騙

趙志豪大律師誠懇地對採訪記者坦言:“讀書時候也從來沒想過做律師。但小時候經常被人騙,所以希望大學學法律,不要再被騙。”大學讀完後就當了一段實習律師,和國內的律師資格證不同,在澳門,想當大律師就要通過再考十個科目,一個總考,才可以拿到律師的證書。

趙律師表示,“我算是比較幸運的,28歲就考到了大律師,已經比較年輕了。2007年開始做實習律師,2013年考取執業律師。現在32歲,差不多實習了5年。當律師後,和自己想象中沒差太多。尤其是當幫到人的時候,感受是相當好的。試想,你可以爲人們伸張正義,那種滿足感不是用錢衡量的,因爲知道是自己幫到了他。至於如何承擔工作上的壓力,我想,我不會被負能量打倒的,我感覺自己還是蠻喜歡這個行業的,也喜歡抱不平,可能算是樂在其中吧。至於對澳門法律未來的一個暢想,嗯,澳門相對於香港來說,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香港是比澳門廉潔很多的,澳門或多或少還是有葡國時期那種貓膩感覺。

 

 

一個備選項變成自己的熱愛

這次飯局中,唯一一位的實習律師——甘宇鵬說,自己還有一門總考,等過了這個階段自己才能“晉級”爲大律師。他坦言,在實習初期,因爲總覺得身邊的人比你考得快,更快取得大律師資料,所以壓力非常大。

Q:怎麼會選擇律師這條路呢?

甘:契機是,我姐姐本身學法律,我之前是個理科學生,但我想考香港一個很有名的faculty,可惜它沒有收我,於是覺得既然自己理想的做不到,那就開始接觸法律專業。學到一半發現自己很適合。我們這行最難的就是如何把接收到的負面情緒轉爲正面的。譬如說離婚,我基本上每個月都會接幾個案子是離婚,那我不能因爲知道這些陰暗面就不結婚,不能要把法律世界的陰暗面灌到自己的人生當中。

Q:你算作一個樂天派?

甘:不,不是我“算”樂天,而是我一定要樂天——因爲客人來找我,那我不能把自己的一個負面情緒灌輸給他,輔導他。依我七年來的從事這一行的經驗看,我覺得澳門發展得很快,以致有時法治跟不上。法律這個東西它不是主動的它是被動的。往後這幾年應該從如何讓法律更加融合社會中這方面思考。澳門發展實際上和法律不協調,發展太快了。

Q:對自己未來的希冀?

甘:儘快把大律師考了,到人生另一個階段,放自己一年的假期,把所有工作全部放下,讓我好好想想如何發展自己的人生,我希望沉澱一年能讓我知道自己如何發展。

 

 

 

在簡短的單獨採訪結束後,四大律師與《鳳凰天空》一起,一邊享用美食一邊暢聊。

古:我覺得未來可朝仲裁方向發展,這是增加律師多元化的一個途徑。

吳:嗯,因爲澳門的律師不能賣廣告,所以我們只能讓客戶來找到我們,瞭解的渠道比較單一,而減價戰也是惡性循環。

趙:沒錯,這個現狀,這幾年開始越來越明顯,有更多的新人加入這一行業,感覺上人的看法和以前不一樣。現在覺得是誰的費用最便宜,就找他,都不太會在意結果了。

吳:律師最重要的是個心靈工程,幫輔導、傾計。你問我們的服務質量最核心的是什麼,就是這個了。而贏輸,其實很多情況下都是擺在面前顯而易見的。很多當事人不知道嗎?其實他們比我們知道的更清楚。但一直這樣便宜戰。

趙:再加上現在賭收跌了很多,我們的價格也比以前便宜很多。而找我們工作的人卻並沒有比以前多很多。

甘:我們應該有一個引進的過程,之前我們沒有律師業,只是律師工作者,爲人抱不平。之後出現律師業,也有律師費,很神聖的工作經過演變爲一門生意,一份工作。我們這個羣體呢也是追求經濟效益的。我覺得應該去想怎麼引進,因爲以前都是單打獨鬥。在上海參觀律師樓,那邊的律師人數非常龐大,我希望律師業的人可以團結起來。我們4個其實都是不同的公司,但現在我們也可以坐在一起聊聊工作的問題,前景問題。我們比較偏向忠於團結的。

 

 

 

All about Guincho a Galera
葡國餐廳的一切

葡國菜通常給人一種較為 Casual 的感覺,尤其在澳門,

要找一家擁有舒適環境的葡萄牙餐廳,實在不易。

作爲葡萄牙米芝蓮餐廳 Fortaleza do Guincho的海外分店、位於舊葡京 Lisboa Hotel 的 Guincho a Galera(葡國餐廳),

也許是個上佳選擇。

這間澳門分店, 也是亞洲唯一提供Fine Dining的葡菜餐廳。

 

擁有三十多年餐飲行業經驗的李楚興(Simon Li),是葡國餐廳(Guincho A Galera)的主廚。在品嚐到大廚的正宗葡國菜之前,先來簡單瞭解一下主廚的個人經歷吧!

談起自己的學廚經歷,Simon打開了話匣子:因爲覺得廚師是整個餐廳比較重要的一環,一家餐廳如果沒有拿手出品,都沒多少人吃,所以對廚師這個職業感興趣。二十多年前,也在歐洲打工過,東歐的匈牙利、法國、葡萄牙、意大利,都有我當年的足跡。環遊歐洲的時候,住在青年旅舍,爲了節約,會和hostel的店主溝通,幫他打下手,這樣讓自己有免費的一餐。

問及葡國餐廳(Guincho A Galera)最大的特色,Simon答道,是把普通菜翻新成新菜,比如接下來會呈現的特式海鮮飯。“因爲之前就是湯燴飯,不注重包裝,但我們重新包裝,重視海鮮質量,會做出很有層次的湯,不會只有單一味道。”

“太多東西混在一起會否混亂各種味道?”記者提出了疑問。“是的,我們會先試一下,看哪一種配搭最好,無論是波士頓龍蝦、蟹、蝦還是蜆,都能夠一點點地打開食客的味蕾,讓他們享受到有層次的鮮美。除此之外,還會將它包裝得十分精緻——與其把它稱爲“菜”,不如說更像藝術品。”

談及做菜的態度,Simon坦言,做菜的時候是很認真的,不能浪費,如果做出來效果不好,或者浪費了都很可惜。因爲社會資源其實很珍貴的。比如garlic的中間部分拿給客人做菜,其他部分就拿來煮湯,讓它的利用率最大化。

接下來讓我們看看食物質素,一睹爲快吧!

 

 

Amuse Bouche
吃Fine Dining的葡菜, 當然會有Amuse Bouche供應. 當晚的Amuse Bouche是蕃茄凍湯和parma ham 蔬菜卷,清香清新,讓人對接下來的每一道菜餚充滿着期待。

端上來的特色麵包,香蕉包、香腸包和啤酒包,更是讓大家大呼美味。暖熱香軟的香蕉包配上香蕉牛油,那幸福感可不是一般啊……而用餐首先送來的麵包籃,從來都是葡國餐廳的強項。

 

Sea Bass with Bacalhau crust and gelatine “gaspacho”

鱸魚伴脆馬介休配香草番茄凍

別具一格的香草番茄凍,是這道菜式的最大亮點,將煮好的番茄汁冷凍成塊,一口鱸魚未品嚐完,接着再把開胃可口酸度適宜的番茄凍送入口中,整個味蕾都充分調動了起來。

 

 

Caldo Verde soup with chorizos

葡式青菜湯配葡式肉腸

這道菜的呈現方式也很有趣,三片肉腸被精心排列在薄餅上,而薄餅就“隨意”地放置在了碟子上,碟子內是葡式青菜,那麼湯汁呢?服務員微笑着將溫熱的湯汁淋在碟內,讓人眼前一亮。雪白的湯頭裡有切成幼細的菜絲,以青菜的甜味作主導,伴著鹹香有致的葡式肉腸吃,更添了份油香。

 

 

Seafood rice with Boston lobster,crab,shrimps and clams

特式海鮮飯:波士頓龍蝦、蟹、蝦及蜆

只算上頭那隻肥美的龍蝦肉,比虎蝦還要巨型的蝦子,還有大蜆,就覺得非常誘人!海鮮們仍維持鮮味多汁,每樣的熟度都來得剛好。需要用刀叉來切的龍蝦實在賞心悅目,略微扎實又爽彈帶脆的肉質,濃甜的鮮味在嘴裏慢慢化開。而大蜆的微鹹香來增添的鹹度,無疑將這道菜提升到新境界。

 

Roasted suckling pig with mashed potatoes and vegetables

葡式燒乳豬伴薯茸及雜菜

葡式燒乳豬是吃葡菜少不了的經典菜式,而當晚吃到的也是水準之作。

肉質很嫩滑,可以感覺到火候控制得很好。而伴碟的薯茸及雜菜也是很好的調劑,邊吃乳豬,邊跟上美味的薯茸同吃,是教人停不下來的。

Figs tart stewed in Port wine with caramel ice-cream

砵酒燴無花果批伴焦糖雪糕

最後的甜品也沒有讓人失望,酸甜的無花果批配着焦糖雪糕一起吃,層次分明,在焦糖的香氣卻不過於甜膩,食客無論男女都會鍾愛。而碟子外沿標註的“Guincho”讓人感到大廚的細心,十分暖心。

 

 

 

 

Text: Anne     Photo: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