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NG’S MAGIC 翁達智 : I Want to Make a Different

In Character, Editor's Pick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翁達智,自七歲開始便學習魔術,三十年來未停的研究及表演,在國內外贏得多項大獎,在業內更有魔術字典之美譽。

他是當今在國際魔術大賽中僅有的四位獲獎華人魔術師之一,他的作品“幻夢傳說”被世界魔術師稱之為魔術界的一大創舉,他活躍於國際魔術界,並多次擔任國際魔術大賽的評判,被譽為魔術字典的澳門魔術之父。”

 

魔術的背後

初見翁達智Raymond,沒有辦法將眾多的Titles與眼前的話少內斂,低調謙遜的人聯繫起來。直到他現場展示了一兩個小魔術,手速之快,讓人目瞪口呆。Raymond笑笑解釋道:“其實手要慢,而不是很快,快會讓觀眾看不到你在做什麼,這不是魔術。魔術師運用的是注意力的轉移,即使是十幾個人圍著我,我也有辦法讓他們只看一個地方,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魔術師運用了你看不到的技術,所以你會覺得他很快。”根據Raymond解釋,近景魔術相對比較難,因為人們有時候很挑剔,會看衣袖有沒有藏東西,像是在前線戰鬥,但是無論是近景魔術還是其他舞台魔術都有不能預知的情況發生。他回憶起二十多年前一次在賽馬會的表演,“當時抽出一條絲巾結果卻被風吹走,可是絲巾在後面表演中還是有用的,但是那也沒有辦法,只能繼續演下去。還有一次變鴿子出來,因為天氣太熱,變出來死鴿子,就掉下去了”,這些是被觀眾看到的失手,但是更多時候,是觀眾看不到的失手,這就考驗魔術師的經驗和心理素質,“如果一個魔術師告訴你,他沒失手過,那一定是吹牛,不失手如何成長呢”。

 

 

 

 

 

非常盜:電影與魔術

很多人知道翁達智是通過電影《非常盜2》,在電影中周杰倫和奶奶在澳門的神秘魔術店,其實就是Raymond的IONG’S MAGIC。

Raymond對此解釋說:“非常盜2在拍攝時期想找一個合適的魔術館,但那時沒有一個很具體的劇本,所以導演就到處找能激發他靈感的魔術店,最終看到我們的資料,知道我們的背景之後覺得很合適,就找到了我們。接洽說要把牌子買下來,於是就達成了這個合作”。

在這次合作的背後還有一件趣事,由於是第一次和電影合作,Raymond不知道應該收取多少費用,於是打電話給朋友咨詢他們的意見。“我朋友說,這是什麼話!能在這種大電影里出現,應該是你給他錢!” Raymond笑道:“所以我就隨便開了一個價,把我們的各種資料整理給他,希望能夠讓他激發他的靈感”。好奇心作祟,我忍不住問《非常盜2》中的場景真的可以用魔術展示出來嗎?比如《非常盜2》中有一幕,魔術師瞬間讓雨停在半空中,非常美麗。“這只是一個idea啦!魔術師並不是真的會魔法啦!”Raymond說著我們都笑了出來,“這個通過魔術是無法實現的,首先如果現場表演,肯定是用假雨,就是水,所以即使做出來也不一定很好看”。

 

 

 

 

 

魔術師的類別

魔術師是有分類的,比如一些魔術師喜歡近景魔術,有些喜歡舞台魔術,有些喜歡研究道具和魔術,卻不喜歡登台表演。但是Raymond卻沒有給自己太多條條框框,想要去觸碰各種類型的魔術,並且不想拘泥于現有的魔術,而是熱衷於創新。

“當年看亞洲電視台的節目當年今日,節目當時介紹美國總統肯尼迪的弟弟1965年參加總統競選,記者問他為什麼參選, 他回答I want to make a different 。這個回答一直印在我的腦海里,我也希望我的加入能魔術屆有些不同,我要變另類的魔術,我不想只是穿著禮服,重複著別人做過的表演”。在Raymond看來,努力對魔術師很重要,包括努力思考,努力讀書。多思考才有新的點子,書讀得越多越有幫助,多接觸其他藝術形式,比如看了昆劇,西洋畫,默劇等等,都可以把新的靈感加到魔術中。

對於當代很多魔術師投機取巧的現象,Raymond用“相同的愛好,不同的目標”來回應,“我不反對人家怎麼樣,但是我的門生我絕對不允許有這種急功近利的思想。現在很多魔術師一直想怎麼才能上春晚,原來是他們是想當明星,而不是藝術家,魔術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載體”。

    現在的Raymond有六十多位徒弟,學生一萬多,可謂桃李滿天下。每年他除了會進行專業的魔術師教學,還會進行魔術相關的聯想教學。第二種是把魔術混合到教育中,比如變一個蘋果出來,然後詢問學生看見蘋果想到什麼,以此來鍛煉擴散思維能力,用魔術刺激學生的創新思維能力。對於自己的徒弟,Raymond更是嚴格,“不能魔術行騙是基本準則,並且我希望他們能接觸其他不同的行業,我會邀請他們一起看電影,也會跟他們分享我自己的看法,關於音樂,道具,話劇,這樣能夠激發他們創作的靈感”。

 

 

Text: Vicki Photo: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