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的思想者 The Body Thinker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Editor's Pick, Hot in City 城中熱話, Life Style, Lost in Macau, What's New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她是傑出的青年編舞家,是澳門現代舞的標桿。舞台上的她優雅生動,走下舞台,她姿態謙謙,將自己對藝術的尊崇,對舞蹈的哲思娓娓道來。

 

結緣舞蹈

        在美高梅天幕大堂裡,我一眼就認出了她:此次的受訪者——楊敏健老師。她著一襲簡約長裙,系灰白圍巾,羽絨外套搭在手裡,靜靜地端坐在大廳花壇的邊沿上。見到我們,她立刻停下手中忙碌,向我們親切問好,笑容甜美燦爛。舉手投足間散發著獨屬於舞者的端莊、優雅的氣息。

        由於母親鐘愛舞蹈,年幼的敏健希望能替媽媽完成心願,便順從母親的意願,放棄了同樣感興趣的繪畫和書法,開始專心學習跳舞。勤學苦練的她順理成章地進入了廣東舞蹈學校學習中國舞表演,隨後又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北京舞蹈學院編導專業。

        在接觸編舞之前,青澀的敏健對舞蹈的認知僅僅停留在“模仿”的階段。但即使只是“學別人跳”,肯下工夫且能吃苦的她模仿任何作品和動作也都有模有樣。而到了真正學習編舞之後,她意識到,舞蹈絕不只是動作的重複和拼湊,而是一種逸趣橫生的藝術創作。

亦師亦友

        回顧敏健的舞蹈生涯,不得不提到一位重要的舞蹈大師——中國舞蹈家協會顧問應萼定老師。敏健早年師從應老師門下,兩人既是師生,又是合作夥伴。曾共同創作了《深圳故事》、《澳門新娘》等優秀的舞蹈作品。進日,兩人再度合作的原創舞集《時之間》於澳門文化中心小劇場首度公演,反響不凡。

       提起應老師,敏健很難找到一個確切的詞語來形容兩人的關係。於她而言,應老師是恩師,更是忘年之交。除了傳道授業解惑外,應老師曾給予自己很多關懷,甚至待自己如女兒一般呵護有加。應老師在舞蹈上給敏健的啟發是無可替代的。用她自己的話說:“習舞多年,有很多老師他們同樣教給了我很多知識,但應老師是真的讓我‘通’了。”

        何謂“通”,或許能從應老師對敏健的評價中知曉一二。應老師曾說,敏健是一位“對身體語言有著深刻領悟能力和隨心所欲的表達能力的編舞者”,言辭之間對愛徒的青睞可見一斑。面對這樣的肯定,敏健卻有自己的理解:“一方面可能因為我是應老師比較得意的學生;另一方面,其實我也是他一個比較成功的作品。因為他對於舞蹈的很多想法我都能迅速理解,並且能調動我的身體語言將它們表達出來。”

科學教學

        習舞多年,敏健坦言自己其實並沒有真正地、長時間地享受過舞台。“上一次上台跳舞已經是兩年前了,是《海上花》在澳門公演的時候。”敏健一直懷抱著成為一名舞蹈老師的願望,而今已得以實現。現在的她在澳門演藝學院舞蹈學校教授現代舞的課程,是眾人口中備受尊敬的楊老師。

        在舞蹈教學方面,楊敏健老師有一套獨特的理念和訓練方法。靈感發源於她早年對舞蹈的困惑。當學中國舞出身的她對各個舞種的接觸逐漸加深,困惑便隨之湧上心頭:舞蹈的核心是什麼?不同的舞種之間該如何共通?在不斷的摸索中她發現,可以從人體構造和運動學原理入手,解決這一困擾。“對於舞者而言,關節是身體的樞紐,舞蹈的律動其實是透過關節的運動得以表現的。”因此,楊老師把訓練的第一步放在充分調動關節運動的各種可能性上。同時,更重要的是,要保證每一個關節在運動的時候與其他關節脫離關係。比如肩關節在運動的時候,就要保持其他關節不動。

        其次,在她看來,舞蹈的表情是蘊含在身體的肌肉裡,而不是膚淺地存在於表演者的臉上。“比如,在悲傷落寞的情緒下,人體的肌肉必然是鬆弛的;而開心的時候,肌肉又是相對收縮的,但如果再收縮一點,又轉變成了緊張。合理地控制肌肉的舒張和收縮,才能讓舞蹈富有表現力。”楊老師把這些理論融入對學生的訓練裏,以此來提高學生的體能、技能和藝術表現力。“舞蹈作品成千上萬。我們會挑選一些能夠針對性地訓練到某個關節或者某塊肌肉的作品用於訓練。當我們的關節和肌肉都能靈活自如地運動之後,舞種就不再是絕對的限制。我們會很清楚地知道,什麼樣的舞蹈和作品需要舞者如何去動。”

 

「原創舞集「時之間」」的圖片搜尋結果

藝術哲思

        從時間的概念中汲取靈感,楊老師和恩師一起創作了《時之間》這部作品。康德曾說,時間是心靈的認識形式。時間本是虛無,是人為創造出來的概念。可自它存在以來,不管人類情感如何變化,它都自顧自地流逝,不為任何人停留。這部舞集創造性地運用“紙”作為道具,截取了時間長河中人的悲歡離合等具有代表性的場景,來呈現特定的生命意象與時間的對位或錯位。整個作品張弛有度,酣暢淋漓。

        當問到優秀的舞者應當具備什麽樣的素質,楊老師沒有回答“堅持”、“勤奮”、“刻苦”,而是斟酌著選擇了“用身體思考的能力”。“在舞蹈領域,有兩種人是可以做到極致的。第一種是表演藝術家,另一種就是舞蹈的思想者。前者需要具備過人的天資,和出類拔萃的藝術表現力,能達此境界者,少之又少。而後者則可以成為每個舞蹈從業者的目標。”其實哪怕只是觀眾,對舞蹈思考力的不同也會導致對作品不同的理解。以《時之間》舞集為例,有人看到精湛漂亮的舞蹈動作;有人看到每一個場景和片段蘊含的寓意;也有人能將作品中的場景投射到自我生活的片段之中,生發出對生命的思考。一言以蔽之:身體只是工具,思想才是主人。

        在楊老師心裡,舞蹈縱然依賴於大眾的欣賞,但它無疑是一門專精的藝術。因為成功的舞者一定經歷過無數的失敗,對生活、生命及想要表達和駕馭的題材都有著深刻的理解。她相信,如此厚重的經驗與經歷,所凝聚出的藝術作品和藝術家,勢必擁有著惠及眾生的力量。

 

不驕不躁

        對楊老師而言,舞蹈的浸潤滲透於生活的點滴。一方面,丈夫也是從事舞蹈行業的人。除了生活中的相濡以沫,兩人也常在舞蹈藝術方面相互交流,互相影響。另一方面,兩人的結合也讓女兒擁有強大的舞蹈基因,小小年紀就非常喜歡跳舞。楊老師坦言,組建家庭以來,自己的性格改變了許多。“是好事,尤其是女兒的出生,讓我整個人的心態都更加陽光開朗了。”從前對於一些不完美會介懷,如今也學會從容接受。這樣的轉變得益於一顆為家人著想的心:“因為只有自己保持積極的心態,才能把陽光和溫暖帶給別人。”

        談及來澳門舞蹈的發展,楊老師希望大家都不要像“吃速食”一樣過分著急,追求一時的“飽腹感”。澳門舞蹈界不缺有潛力的作品,但潛力的挖掘需要時間。以《時之間》為例,首次公演之後,暴露出了諸多問題。作為主創,楊老師很清楚這部作品缺少了什麼,還有哪些地方值得修繕。因此,希望大家給予更多的耐心,讓觀眾去消化,讓作品去沈澱。如此一來,優秀的作品才會在千錘百煉之後脫穎而出,而不是草草地曇花一現。

 

//Text: Angel     //Photo: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