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年達律師:豐富而又簡單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by Paul Ao Ieong0 Comments


        在華年達律師事務所的官網上,我們發現除了專業細緻的團隊介紹和涉及領域,還有一個叫做“幽默”的小板塊,裡面全是關於律師的小笑話。“沒有什麼比幽默更嚴肅的事情了”,被問及此,華年達摸摸下巴笑道,“幽默和自嘲是非常好的能力,這些笑話都是我挑的,通過這些笑話,你可以感受到我的思考方式”。當然不僅僅從這些笑話中,在持續一個小時的採訪中,我們也充分體會到華年達嚴肅中又充滿幽默感的個人魅力。

 

 

 

我永遠把自己定位為一名律師

 

華年達身上有數不清楚的光環:澳門律師公會主席,憲法權利自由及保障事務委員會主席,華年達律師事務所創始人等等。但華年達對自己的定義卻非常簡單:“我一生中有很多Title,但首先我是名律師,我永遠把自己定位為一個律師,我有對正義的追求。生活不是總是非黑即白的,對於律師來說最重要的執法,如果一個人的行為不以法律為準神,不捍衛法律,那麼他就不能說自己是律師。”     短短的幾句話,讓人不由得對這位年近70歲的資深律師肅然起敬。從1970年定居澳門,並且開始擔任律師職務,華年達的豐富職業生涯開始拉開帷幕。

 

 

“最有挑戰性的工作是憲法權利自由及保障事務委員會主席”,華年達不緊不慢說道,因為憲法權利自由及保障事務委員會非常重要,至今澳門現存的法律像是新聞法,宗教言論自由,這些維護人們權利的基本法律都是這個委員會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的時候制定的。特別行政區建立之後,由於這些法律涉及範圍非常廣闊,對社會有很大的影響,我們需要這些基本法來保障人們的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等的基本權利,“在那時,把這些想法與立法機構的成員協商是富有挑戰性但是意義巨大的工作,現在這些基礎法律仍舊存在,只做了非常小的調整,我為委員會的貢獻而驕傲。”

至於澳門律師公會,政府和立法協會會在一些重要的草案上尋求律師公會的意見,這是澳門律師公會非常重要的任務,也是律師公會對澳門的貢獻之一,“我們提建議給社會給政府和立法機構需要投入許多時間和經歷,即使對社會的影響是間接的而非直接的,但是我也非常享受這個過程。”談及華年達律師事務所,華年達三兩句話輕描淡寫的帶過,“剛開始在澳門,律師都是形單影只,相互獨立,我邀請了一位葡萄牙的律師加入我,由兩個人,三個人,日積月累不斷磨合發展至今才有了華年達律師事務所。”

 

 

被綁架的那幾天
我清楚記得我要活下去

 

2001年2月28日晚上約九時半,華年達正駕車返回位於西望洋山的寓所,當駛至民國大馬路,被兩輛車逼停,華年達下車查看,五名匪徒合力把華年達拖行到後面的汽車上,並用牛皮膠紙封住華年達雙眼和嘴巴,更開槍射傷華年達的大腿和毆打致其右腿骨折。匪徒開車駛往馬交石炮台馬路建設花園,沿樓梯將華年達拖行至七樓禁錮。直到同年3月5日早上,特別行動組使用水力定向炸藥將賊窩的門炸開,華年達才被救出並送往仁伯爵醫院救治。此次綁架案引起澳門與葡萄牙各界甚至政要高度關注,並且被選為2001年第六大澳門新聞。

華年達甚少在媒體面前憶述當時的情景,我也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問了他這個可能不想被人提及的話題“首先,這當然不是個愉快的經歷,可以說是我最不開心的經歷之一。”華年達一半玩笑一半認真的說道,“在那之前,我一直覺得澳門非常安全,我常常自己出門,走路或是開車。那件事情發生的非常突然,當時我非常的痛,因為我的腿斷了,我沒有食物沒有水,也看不見,但是我可以思考,我記得非常清楚我當時一直想著‘我不想死,我要活下去’”。華年達說到這頓了一下,似乎陷入了回憶: “我知道飛虎隊非常專業非常有能力,我那時很有信心如果警察知道我在哪,他們就會救出我”。

根據華年達的記憶,因為警方的警覺和全城搜捕,綁匪放棄了想要贖金的想法,他們打算等警方疲憊然後放棄。“但是警方找到綁匪拋棄的車,並且發現了血跡,因為綁匪給了我兩槍,他們發現血跡和我的DNA匹配。內地的警方也提供了很多資料,給予了很大的幫助,正是因為他們,我才能夠在這裡跟你們聊天”。

談及這件事情對生活影響,華年達坦言在那之後幾乎沒有一個人出門。“這件事情受到多方關注,我不能說我完全不擔心有人會照貓畫虎以身犯險,所以我改變了一些我的生活喜歡,我花錢僱了保鏢,我以前常常自己開車去澳門半島,氹仔,路環去看星星,呼吸一些新鮮空氣,但現在總要有人陪伴在側才行”說道這老爺子聳了聳肩,笑道“沒辦法,這就是人生”,樂觀而又充滿睿智。

 

想要成功秘訣是
“比其他人做的好”

“像其他許多知識性的職業一樣,作為一名律師,終其一生都要學習,因為社會觀念在變化,法律在變化,律師必須要活到老學到老。”對於那些法律專業的學生,華年達建議道:畢業之前努力學習,大學雖然不會教會你遇到的每一個案例的解決方法,但是會教授處理現實中案例的基礎框架,法律原則。“我們處理案件不能只依靠我們的經驗,就像常常去醫院的人一樣,他沒有辦法根據他的經驗成為一個醫生,必須要學習,要有基本的框架和原則。所以我的建議是:在大學時,用功學習,如果沒有成為一個高素質的專業律師的準備,最好還是去選擇別的輕鬆職業,因為在不久的將來,競爭將會比現在更加激烈”。

華年達回憶道,澳門在1999年有將近100名專業律師,發展至今已有350名律師。“在過去的15年,澳門律師數量幾乎翻倍,現在有110到120個實習律師,我們可以預見澳門律師數量將會很快突破400。400個律師對現在澳門的人口來說已經是非常多了,如果不是非常好的,那恐怕沒有你的容身之地,所以你必須要努力學習,努力工作,參與競爭,不要期待輕鬆的生活。”一些學生認為律師是掙錢多掙錢快的行業,這個想法簡直大錯特錯。律師行業對專業對努力是非常苛求的。律師行業沒有像其他行業一樣的提前計劃,充滿了緊急情況和突發事件“就像醫生一樣,醫生是對付人們的身體,律師對付人們的利益,當人們遇到突發的解決不了的問題時,會尋求律師的幫助,律師需要立即幫助他解決,而不能說我們下個星期再處理。人們不會等,所以專業很重要”。

除此之外,捫心自問,澳門現有的近400個律師,知名的又有幾個呢?人們只能記住最成功最專業的那幾個人的名字,剩下的律師都在不斷的努力,可能一輩子都達不到相同的高度,華年達輕咳了幾聲,總結道,所以對於年輕人來說,認為所有律師都像這幾個律師一樣,能夠名利雙收是不現實的。想要成功想要贏,不僅僅在法律這個領域,在其他任何領域,秘訣都是“比其他人做的更好”。

 

我不認為我自己會退休

 

“我不認為我自己會退休,如果我是個作家,我可能會退休寫寫回憶錄什麼的,但是這樣讓我覺得我是在等死,這不是我的風格。我喜歡我的工作,雖然忙但我不會覺得累,我可能會死在去工作的路上,而不是死在退休的狀態”華年達嚴肅的說,但是嘴角藏著一絲絲笑意。

 

被問及平時的娛樂活動,華年達想了想“我很少看電影,有時候會看DVD,這樣如果有工作量可以隨時停止;我喜歡看書,最喜歡科學類的書籍,例如科學的發等,很有意思;我也會參加一些會議,我不認為它是工作,我有時候會去澳門大學聽講座,能學到很多東西;我喜歡和朋友一起吃吃喝喝,我也喜歡旅遊,旅遊之前我會在家做好功課,也可以學到很多。”

華年達笑了笑說,“沒什麼特別的,和普通人一樣的娛樂方式,畢竟我也是個普通人不是嗎?”

 

 

Text:Vicki        Photo:Franky      Editor:Faye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