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不離人生 Never Stop Dancing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Editor's Pick, Hot in City 城中熱話, Lost in Macau, What's New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她是舞台上熱情四射的精靈,也是同事與學生口中親切的美美老師。她在拉丁舞領域獲獎無數,如今正努力推動澳門國標舞的發展。

在伍盈美二十餘年的生命中,舞蹈已佔據了四分之三有餘的時光。她經歷了從舞者到舞蹈老師的初步轉型。但不管以什麼樣的角色,未來舞蹈在她生命中的分量,只會越來越重。

 

舞蹈點燃生命

         和大多數愛美的小女生一樣,舞蹈對於幼年盈美的吸引力,在於那些漂亮的小裙子和舞鞋。從幼稚園開始學習跳舞,盈美從小就進入舞蹈隊,參加各種校際舞蹈比賽。與拉丁舞結緣是在舞蹈隊解散後,盈美的姐姐率先去學習了拉丁舞。看到姐姐在舞臺上光彩照人的樣子,盈美也忍不住想要嘗試。拉丁舞熱情奔放的特性很快便吸引了盈美,讓這個平日裡直來直往、大大咧咧的女孩子為之癡迷。然而,在正式被老師領入工作室學習拉丁舞之前,她都並不覺得跳拉丁舞是一件多麼有難度的事情,因為這種舞蹈的步法太簡單,不像其他舞蹈需要高超的技巧。但研習至今,盈美的看法已完全改觀。她深深地體會到:拉丁舞是兩人配合的藝術,每一個動作都要默契、優雅、俐落。
         從拉丁舞到現代舞、爵士舞,只要是有關舞蹈的東西,盈美都愛不釋手。從小到大,舞蹈貫穿她的生命,就像吃飯睡覺,已成為生活最基本的習慣。跳舞之初,盈美曾以為舞蹈的意義在於贏得關注。然而隨著接觸舞蹈的時間越來越長,她發現舞蹈能帶來的,是情感和意識的蔓延,是在每一次轉身、每一個律動中對生命價值的真切感受。“跳舞的時候,我能非常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呼吸,完全與外界相隔,只留下舞蹈和音樂,像是生命被點燃的感覺。”

 

勤勉求學之路

         相比於其他舞種,拉丁舞既可以是舞臺上的藝術作品,也可以作為一種競技型比賽。這意味著,想成為專業級別的拉丁舞舞者,就要像運動員一樣接受嚴格、系統的訓練。盈美的初高中階段,便是在日復一日的無氧運動、有氧運動、耐力訓練和舞蹈練習中度過的。這段經歷為她未來的舞蹈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在她的性格中留下了堅韌的痕跡:“當你發現自己的愛好,一定要緊緊捉住它,並且堅持下去。舞蹈是一種很特殊的東西,只要你肯堅持,它一定會給你回報。身體和思想上的訓練是非常誠實的,你練了多少就能展現出來多少,和人的努力是成正比的。”

這份堅持,伴隨她走過了近二十年的舞蹈生涯,即使在她腿部受傷非常嚴重,自我懷疑最嚴重的時期,也支撐著她銘記當初跳舞的初衷,沒有輕言放棄。然而,盈美所說的“回報”並不一定反映在舞蹈比賽的成績上。她深刻地明白:比賽是殘酷的,所以舞者不能怕輸。勇敢地承受失敗的打擊還不夠,更重要的是在輸過之後,仍對舞蹈熱情如初。
 

        大學四年在北京舞蹈學院學習的經歷,讓盈美不再盲目追求跳舞的速度、轉身的爆炸力,而是開始思考:如何成為一個有思想的舞者,如何在舞蹈中表達自己。“高中時看到一部叫《太極》的作品,把國標舞和中國元素完美融合,整個作品讓人感覺流暢、舒服。那時就十分仰慕那位編導老師,很想向他學習。後來打聽到他是北京的老師,也就有了去北京學習的打算。”能如願以償在自己崇拜的老師門下學習,盈美自覺非常幸運。四年北上求學,恩師不僅教給她許多舞蹈方面的知識,更為她的人生注入了珍貴的養分。“老師平時教導我們都很謙虛,對學生說每一句話都耐心叮囑,關心每一位學生。言行一致是他向我展示的最難能可貴的品質。”

轉型傳承藝術

         從北京學成回到澳門,盈美首先感受到的是時過境遷之後,國標舞在澳門社會的斷層。“我們上一輩老師所處的那個時代十分流行國標舞。當時創辦了很多民間組織和教室,我們也是那個時候培養出來的。但現在,那些老師基本上都退休了,規模越來越小,導致國標舞現在很缺少年輕的力量和團體來繼續發展。”為了打破這種青黃不接的局面,盈美協同一群志同道合熱愛舞蹈的朋友,毅然地把傳承國標舞藝術的責任擔在了自己身上,共同成立了尚澳國際標準舞蹈協會,希望能凝聚一股力量,給舞者們一個平台,重新帶動澳門國標舞藝術的發展。
         從舞者轉型到舞蹈老師,是盈美之前從未料想過的事情。教育的神聖高尚讓她深感為人師表的角色更難駕馭:“自己跳舞可能只是把自己聽到和理解到的音樂用身體呈現出來。但教別人還要把自己理解到的用語言翻譯給別人,讓人家理解。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過程。”

為了照顧不同階段的學生,盈美往往需要採用不同的講解方式。她經常用生活中的例子來給學生們解釋一些十分抽象的動作。“每一節課都是一次挑戰,因為學生們的想法天馬行空,總會提出很多深奧的問題。身為老師就要為他們逐個解決。和大學教育也不同,大學時期,老師更像一位長者來告訴我們一些哲理。而對於我現在主要教導的孩子和青年人而言,他們需要更多的耐心。”盈美也有心地在平時的課程中安排許多集體的活動和演出,以此教導孩子們不要過分在意輸贏,而是在集體的合作中感受團結的精神和舞蹈的快樂。

感恩不忘初心

         一頭紮進澳門舞蹈行業之後,盈美和她的團隊才發覺這個市場的混亂:部分非專業民間機構逐利心切,以低廉的學費招攬學生,破壞市場秩序,有些甚至連營業執照都沒有。舞蹈圈的商業化讓協會的發展之路阻力重重,來自家人和朋友的鼓勵成了盈美最大的慰藉。“一直以來,我的父母都非常支持我,給我很大的成長自由度。我剛回到澳門創會期間,有一段時間幾乎沒有收入,但我家裡人完全沒給我任何壓力,還幫助我熬過了那段艱難的時期。我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偉大無私的給予。同時,我們協會二十多位成員,都十分願意付出並且非常義氣地幫助我們發展。所以無論家人還是朋友我都非常感激,多虧了大家的幫助我才能走到現在。”
         談及對未來的目標,盈美希望能和協會一起,創立澳門首個國標舞藝術團,並借用國標舞,結合這座小城獨有的風格和元素,來創作一些富有澳門特色的作品。“可能是搭配賽車文化,或者中葡混合的特色”,盈美一心想讓世界認識到,澳門其實也有文藝創作的發展空間。除此之外,她的另一個願望是能到國外學習更豐富的舞蹈文化,不斷充實自己。她說:“作為老師,自己一定要保持新鮮感,這樣才會有更多新的知識傳授給我的學生。”

如今的盈美,從未停止過舞蹈的腳步。協會的事她也盡心竭力,忙得不亦樂乎。台上台下,熱情如一的她有一股讓人相信的力量:舞蹈這條路,她會一直一直走下去。

 

Text:Angel Photo: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