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由此起 The Dancer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Editor's Pick, Lost in Macau, What's New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洪振宇從1994年進入濠江中學舞蹈隊,再到北京、美國,最後回到澳門,兜兜轉轉已經有20年。
在這20年里,從一開始的懵懂摸索到後來的堅忍前行,轉變的不僅僅是心態,更多的是背後辛辛苦苦為了澳門的舞蹈業躬體力行的付出。

與“舞”結緣

1994年剛考進濠江中學的洪振宇正好趕上舞蹈隊招新,當時瘦瘦小小的他並沒有被選中。但是被好奇心驅使,每天樂此不疲的站在門邊偷看。長此以往,被一位老師發現,便開始了與舞蹈“糾糾纏纏”的一生。

剛開始接觸舞蹈的洪振宇,似乎被某種東西牽引著,不斷地靠近舞蹈,但更多是懵懵懂懂,只是享受在舞蹈隊裡大家一起奮鬥、付出的過程。現在的他把這個時期稱之為“潛移默化的過程”。初三的時候,濠江中學與廣東舞蹈學校舉辦舞蹈聯賽,舞台上一位舞者的精彩獨舞給了洪振宇很大衝擊。那時的他開始忽然理解舞蹈的美以及開始嚮往自己站在舞台上意氣風發的樣子。在那之後,便開始更加努力的練習,更加堅定自己的舞者身份。

 

觸類旁通

在濠江中學,洪振宇學習的是中國舞,中學畢業之後,他考進北京舞蹈學院繼續追夢,主修現代舞專業。畢業之後又尋找機會,前往美國深造,并獲得現代舞碩士學位。09年從美國回澳的洪振宇重新啟程,開始學習街舞,籌辦了自己的工作室。

在美國的那兩年,讓洪振宇對現代舞有了新的認識,也對美國的現代舞有了不一樣的看法。美國是現代舞的發源地,洪振宇抱著朝聖的心態前往美國。但是發現美國的現代舞文化非常保守,就像是中國的傳統文化。在美國,他受到的訓練非常保守,表演一些非常老派的節目。因此三年的課程,洪振宇讀了兩年就離開了。儘管如此他還是心懷感恩,因為如果沒有兩年的學習和積累,不一定有回來澳門發展的決心,也不會認識一群熱愛舞蹈的朋友。

對於現代舞與街舞的區別,洪振宇有自己的看法:現代舞專注于表達內心。而街舞更多注重外在的表達形式。洪振宇把它們比作兩個不同性格的人,又像是人生不同的階段。舞蹈既需要內在的心靈寄託,也需要豐富的表現技巧,因此街舞與現代舞相輔相成。建立一個完善的街舞市場,對在澳門非常難推廣的現代舞也大有裨益。

 

藝術相通

洪振宇濃郁的好奇心與不斷嘗試新鮮事物的“革命者”精神與生俱來,也促使了《記憶•郵此起》作品的誕生。《記憶•郵此起》以現代舞與戲劇結合的方式,以懷舊為主題,講述一對父女的故事:女兒出國唸書時,父女書信交流,但是女兒回國后,父女就不再書信溝通,兩人的距離近了,但是心卻遠了。洪振宇提出了這個概念之後,由他的學生以及一位來自台灣的導演進行編導。“我花了兩年的時間去學習戲劇,我認為藝術是相通的,只不過技法不在同一個領域。舞者的思維更加抽象,而戲劇恰恰相反、是理性的。所以我覺得戲劇會給舞蹈帶來不一樣的東西。” 洪振宇希望通過實踐,能夠讓雙方可以互相理解,也可以把不一樣的舞蹈帶給觀眾。

除此之外,洪振宇還肩負著《舞•當》以及澳門街舞節的組織籌備活動。《舞•當》取自“當代舞蹈”中的“當”和“舞”兩字,由洪振宇與另外兩位舞者合作舉辦。每年都會有三個板塊:本地或亞洲舞者板塊、本地專業舞者的創作、還有歐洲舞蹈文化的表演或者分享,最後還會有一個論壇,讓所有舞者能夠有機會交流。澳門街舞節包括工作坊、演出及街舞文化展等,旨在推動澳門街舞發展及記錄街舞文化。活動匯集了衆多外地導師來澳授課及演出,包括中國、日本、韓國、臺灣及香港等等國家和地區,洪振宇希望通過澳門街舞節,讓青少年接觸街舞、了解街舞,給青少年更多機會。

 

摸索前進

對於澳門舞蹈的現狀,洪振宇有一絲無力感。“很多我的學生同我說,我想要專攻舞蹈,但我和他們說做這是一條很艱難的路,做這一行可能會很窮、沒錢吃飯。”  有時候現實與夢想是不共通的:“就像我投身舞蹈事業時一樣,沒有人告訴我未來將會怎樣。我希望他們能自己尋找想要追尋一生的事業,而不是聽從別人的安排。”

洪振宇也無不心懷感恩的說道,如果沒有舞蹈界的前輩,不可能有現在舞蹈的普及教育,也沒有澳門演繹學院的專業舞蹈培訓。而作為澳門舞蹈的後繼之人,洪振宇感歎要盡全力去做這項事業,澳門的社團文化給了舞蹈很多支持。如果不能夠讓舞蹈變得更精緻更專業、有所突破,澳門的這個豐富多彩的城市,也會因為沒有舞蹈的點綴而略有遺憾。

 

//Text: Angel &Vicki  //Photo: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