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文創事業的創意先鋒—–甘肅省政協委員盧宏駿

In What's New by Paul Ao Ieong

Text: 石湘  Editor: Joanna Lee  Photo: 鄧鋒

他是文創廣告公司的老闆、是甘肅省第十一屆政協委員、是澳門獅子會會長、是會展聯合商會的理事長、還是力報專欄的作者,數不清的頭銜似乎讓他頭上自帶光環,不同於常人,讓人下意識認為不好接近,然而,近距離的聊天和接觸卻讓我對這樣的想法有了一些改變,常年在政府工作的他自是有一定的嚴謹,但他為人溫和有禮,面對各種話題都能侃侃而談,只是講到興起處臉色略微泛紅,也為他整個人帶來了一絲“平凡人”的氣息。

大圖 (2)

盧宏駿出生於香港,卻生長於澳門,由於熱愛運動,在進入政府工作前,他還做過單車運動教練,直到1989,他開始了為期十年在政府的職業生涯。香港迴歸之後,看準經濟形勢的他開始籌備和考量自己的創業之路,2000年初期,他看準商機,毅然決然的辭去了高薪穩定的政府工作,正式開啟了在澳門的創業之路,“那時候澳門剛剛迴歸,經濟開始發展,但是對中小企業的帶動並沒有很足夠,因而創業並不簡單,因為有多年在政府的工作經驗,就決定做政府相關紀念品的設計與生產。”到了如今,當初那個僅靠製作政府紀念品的小型企業,已成長為了澳門文創事業的參天大樹,在業界,盛世順廣告有限公司,已不再默默無聞,而是名頭越打越響,經營的範圍和業務更是和以往不可同日而語。“現在公司更多主要是做一些大型活動的策劃和推廣,依仗多年的市場經驗,我會將一些項目用很新鮮的包裝方法去表達和呈現,讓大眾能夠更清晰的瞭解和感受到文創的美麗。像這一次有幸被善明會和群身曲藝會邀請,去做一個粵劇傳承的活動,對於世界文化遺產,許多這一代的青少年都需要更為生動的方法才能主動的去瞭解和接受,為了讓他們感受到粵劇的魅力,我們去到15-18間小學,通過推廣一些自己策劃和製作的粵劇玩偶以及書籍、視頻,以更有趣的方式讓小學生感受到粵劇的悠久文化歷史”。 從7月到現今,無論是粵劇玩偶還是粵劇小百科書籍的推廣,各方面的反應都很好,這樣一次傳遞中國文化歷史,普及文化發展歷程的活動在澳門來說應該是前無古人。

可小 (1)

從賭權的開放到現今,澳門迴歸前後的經濟變化很大,經濟形式變好了,澳門的文創也朝著多元化的方面進行,許多國際公司帶著世界級的項目和品牌過來澳門,給對於不算大的澳門小城,帶來了眾多的機遇,政府的扶持、社團和各協會的發展也使得澳門的網絡更加複雜和龐大。然而機遇伴隨著挑戰,面對越多的競爭壓力和澳門博彩業的一頭獨大,文創又該怎樣得到更長遠的發展呢?對此,盧宏駿抿了抿唇,道出了自己的見解,“經濟在變,國家的政策也在變,什麼都會變,不過怎麼變不重要,重要的是怎麼去應對,以什麼樣方式去應對,燈少了,不代表不點燈,燈多了,也不代表可以隨意點,不管做文創還是做其他行業,都要頂得住壓力,跟得上節奏,有一個危機意識,隨時做好企業轉型的準備,就像剛迴歸那段時間,我們公司已經開始和香港那邊合作做一些會議的項目,之後會展業不斷發展,我們逐漸轉型的去做會展活動的策劃和籌辦。”談到年輕人做文創的一些建議,盧宏駿表示應該結合澳門的特色文化和內地的悠久文化,“我覺得做文創,就要做得不一樣,我在澳門長大,很瞭解澳門的本地文化,澳葡相交式的文化是澳門的一個特點,再加上近年來和大陸的親密聯繫越來越多,讓澳門和內地的文化充分融合,再加上合適的推廣就會變成一種機遇”。

大圖 (1)

訪問的最後,我們談到了慈善。做慈善的人在中國數不勝數,但是一個澳門人去到內地西北地區,持續幾年來不斷的捐錢捐物資,傳遞教育和思維的重要性,還因此機緣際會當上了甘肅省的政協委員,這樣的故事就會讓人隱不住的想要一探究竟,“當時四川地震,很多人都去四川捐款,恰好我認識甘肅當時的政協委員,他告訴我甘肅的山區也有許多地震的災區,只是乏人問津和資助,當時我一聽就和中聯辦打了商量,去到那邊考察了一下,之後就進行了資助,持續了幾年,資助了幾家學校和山區,可能人家覺得南方人跑到大西北來做慈善很難得吧,也沒想到,就因此被推舉成為了政委”。盧宏駿開著玩笑打著趣的給我說著他這段特別的經歷,我聽著也津津有味。不過他有一段話說到了我的心坎裏,他說:“做慈善,前提是你也要有福才能去做,你不先做好了你自己,又怎麼有能力幫助到別人,慈善不止是捐錢捐物資,慈善更重要是去傳遞新的思維、新的想法,落後才挨打,捐錢只能幫到今天的問題,那明天呢?要讓他們真正的站起來,只有教育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