暢遊大世界之Whisky Live

In Life Style, Vacation 悠遊假期 by SKYSCAPE0 Comments

剛過去的2016,在我的威士忌世界而言,絕對是豐收的一年。除了再訪蘇格蘭艾雷島,走訪數間酒廠之外,更參與過三個不同地方,舉辦的Whisky Live

第一站,在上年三月,地點在倫敦的Honourable Artillery Company。寒冷的黃昏,與好友在Old Street Station擁抱道別後,一個人跟著google map行,來到Whisky Live會場,一間建於十七世紀的古老建築物,先在會場門外安頓好一切,拿了酒杯與手帶,懷著期待的心情,走進會場。

會場面積很大,有如劉姥姥進大觀園,龐大的威士忌陣容,要一晚試盡所有是沒有可能,隨心而行,想試甚麼就試甚麼,喝酒這回事,理應輕鬆,沒必要給自己無形的壓力。

 


艾雷元素 ,顧名思義是艾雷島威士忌,它們從醫學實驗室得到靈感,標籤像藥瓶一樣,沒有寫明酒廠名字,只以英文字母代替,像LP即是Laphroaig,OC即是Octomore。英文字母後的數目字,代表著該威士忌的批次。

相傳在一千多年前,懂得煉金術的道士,憑著煉金術來釀造出流芳百世的生命之水。艾雷元素的風格,正是向昔日的煉金師致敬。

PE是已關廠的Port Ellen,已成為稀世珍品。BW是歷史悠久的Bowmore,沒有標明年份,卻明顯地展示出,該酒廠的細致,不太強烈的煙燻泥煤之風。反之OC就硬橋硬馬,強烈的泥煤霎時間進擊味蕾,好此道者不能錯過。現今艾雷元素在香港某些酒舖也可找到,當然,有機會到台北的話,順便買一瓶,由華緯國際代理,價錢更便宜。


在倫敦見到台灣噶瑪蘭攤位,有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特意停下來,喝杯Solist雪莉桶,以示支持。場內提供的礦泉水,來自蘇格蘭尼斯湖,當喝的時候,可會想起尼斯湖水怪?獨立裝瓶廠的趣味性,往往遠超飲家的想像,That Boutique -y Whisky Company的出品,以短篇漫畫作標籤,道出其調皮的格調,年前我曾買了一瓶該廠出品的CaolIla,入口如磨菇湯的質感,已經顛覆了我對CaolIla的一貫印象。畫筆下的工匠,正在修補酒桶,Linkwood batch 2,喝的時候,整個腦海變得很有畫面。

    入場費除了任試場館內所有威士忌之外,還包一餐晚飯,自助形式的Banger and Mash,味道有板有眼。

    今年Whisky Live London 2017,將會在同一地點舉行,時間為三月三十一號至四月一號兩天,假若當時恰巧在倫敦的話,可以去見識一下。

台灣是整個亞洲區,威士忌文化最成熟的地方之一,世界各地酒廠,皆重視這個人口二千多萬的寶島,罕有的款式,也可以在台灣找到,因為威士忌風氣盛行,所以造就不少真正達人湧現,有些更是Keeper of the Quaich呢。上年九月Whisky Live重臨台北,我是滿有期待。

炎熱的秋天,在華山1914場館門外,等了差不多個多小時才能進場,大多排頭位的人,有些是搶著買會場限量版威士忌,一套十瓶SMWS的記念版,我真的負擔不起,就算有錢買,也要面對運輸,與及酒稅的難題。

 

還是專心品酒吧,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進場的鳥兒,有輕井澤喝。華緯國際在這次Whisky Live Taipei非常進取,連稀世珍品,外面炒價去到五位數字或以上的輕井澤,一樣免費試飲。除了輕井澤,華緯國際旗下代理的威士忌,東方命同樣是兵家必爭之地,來自艾雷島的出品,深厚精緻,幼細的泥煤風,非一步到位的霸道,長飲長有。

不少攤位各出奇謀,出動美人計,以不同的方式去吸引一眾威士忌迷,像Balvenie,憑登記可換取高年份威士忌一杯。

與倫敦一樣,沒有分VIP區,但場館內有些攤位,試飲是要付費,像獨立裝瓶廠的Hart Brothers,甚至是Ardbeg,想試一點點Dark Cove,已經要付費。與新加坡/倫敦Whisky Live,一張門票可以任試的方法,有點分別。集合了香港,台灣,與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愛好者,把會場逼得水洩不通,有點舉步為艱,也可說這是大家對威士忌的熱情,是去到某一個程度吧。

 

 

 

 

 

 

說回上年香港威士忌的大事件,一定是Whisky Live首度進軍香港!由此可見,香港的威士忌文化,漸趨成熟,足以支持一個大型威士忌活動。畢竟珠玉在前,去過新加坡,台灣,倫敦的Whisky Live,難免有所比較。

估不到,最終香港站,打出一場漂亮的仗。

Whisky Live香港站在金鐘亞洲協會中心舉行。只舉行一天,每位入場者,皆送一本場刊,一瓶礦泉水,一隻刻有香港Whisky Live的威士忌杯。可是,礦泉水的味道……有陣難以形容的奇怪。

當踏進主場館,眼前人山人海的場面,証明香港真的越來越多人,樂於墮進亮麗的琥珀色之役漩渦。Glenmorangie的櫃檯,大受歡迎,作為其中一個香港人熟悉的威士忌牌子,原有的酒款如蘇玳桶熟成的Nectar d’Or,砵酒桶的Quinta Ruban,一向是我的心頭好。2016年酒廠推出的限量版 – Milsean,其甜美如糖果的味道,是酒廠大使Dr Bill的另一種投射方式,尤其是女生,一定會被這股甜蜜如軟糖的氣息吸引著。

艾雷島代表Bruichladdich櫃檯,最大亮點自然落在Black Art身上,連同超重泥煤的Octomore,出奇的是,數星期前的台北Whisky Live,並沒有出現過以上兩款酒。

另一港人熟悉的威士忌 – Glenlivet,其NadurraOloroso我對它有讚無彈,可惜的是,在台北Whisky Live隆重登場,背景極之神秘的Cipher,最終沒有登陸香港。耳熟能詳的行貨,已不能滿足追求多花款為己任的威友們,故此有不少民間團體,在這次威士忌盛會上,肩負起推廣威士忌之重任。

中環九如坊的威士忌酒吧Ginger,開業短短一年,憑著超過三百多款,來自世界各地的威士忌,成為了威士忌之友圈子裡面,必去的酒吧之一。它另一個身份,為香港唯一一間Ardbeg大使館。

當天除了展示了Ardbeg不同酒款之外,還喝了千金難買,台灣南投TTL酒廠,由台北著名酒專,藏香館包桶的佳品,豐厚香甜的雪梨風味,非常難忘。

這瓶同是Ginger擁有的Mackillop’s Choice的CaolIla 1983,沒有年輕的艾雷島少年般爆炸性,經過歲月的洗滌,變得內斂,沉實的泥煤煙燻風味,更感細水長流。

前段提及過的民間團體,還有以一群熱愛威士忌之仕,在社交網站組成一個名為 “香港威士忌同好協會”的群組。搜羅了一系列台灣虎之選的威士忌,最近推出的Glenfarclas 2006單桶,濃郁豐厚,直滑喉嚨的堅果乾,水果的雪莉個性,難怪每次虎之選一出,皆被台灣威士忌愛好者秒殺,我們得以在香港一嚐此佳品,全賴這班有心人之功勞。

專注愛爾蘭威士忌的攤位,駐場的愛爾蘭人,並非酒商,而是一位熱愛威士忌之人,為了想向大家推廣自己國家的威士忌,於是者自掏腰包,買下不少愛爾蘭威士忌,在場內以酒會友。

 

 

今次Whisky Live Hong Kong有設VIP區,面績不大但蘊藏著不少絕世佳釀,包括由Club Qing提供的高年份,舊版,已關廠的夢幻逸品,只要你有錢,就可以任性。而我只能在台灣華緯國際的攤位,喝了剛推出的輕井澤。只要你持有VIP入場卷,便有得喝指定攤位提供的威士忌。慢慢喝了兩口,等同喝了四位數字落肚。

同場加映今年在台北Whisky Live會場限定,一出即掃光的SMWS限定版,幸運地喝過兩口SMWS Laphroaig與Bowmore,頓時想化蝶躲入深綠色的酒樽內,長生不老。

整個VIP room的重頭戲,不止是輕井澤,Port Ellen,一系列Whisky Magazine Editor’s Choice,連Whisky Live倫敦站,台北站,新加坡也沒有見過其蹤影,竟然會出現在香港站,當然不能錯過。

Orbital 8 yo World Blend Whisky,由Whisky Magazine仝人,以過百款不同威士忌調和,再以Pedro Ximénez桶熟成,世界大同的道理,憑琥珀色之液說出,圓滑香甜,甘草蜜糖等紛陳,平易近人沒有負擔,情不自禁一杯駁一杯。

或許是主辦單位事先沒有預計,Whisky Live香港站的反應遠超預期,會場環境顯得有點擠逼,姑勿論點,今次是香港威士忌界史上,最成功的活動。畢竟是第一年舉辦,還有不少改進的地方,相信下年的Whisky Live,一切會變得盡善盡美。各位Whisky Live工作人員,辛苦了。

 

About 猛烈南瓜:

愛吃,愛威士忌的中年漢,在香港某飲食網站寫了十多年食評,前年推出個人作品,《麻甩浪漫食堂》。

 

 

Text&Photos By 猛烈南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