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橫琴校區搬進澳門說明一國兩制是活的” ——專訪澳門大學校長趙偉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by Paul Ao Ieong0 Comments


港澳第一人


          作為第一位通過全球招聘來到港澳地區任職的、大陸背景的校長,已年過花甲的趙偉先生有著教科書一般的人生,若將經歷“如數家珍”一般敞開細說,一整日也說不完。1966年,在文化大革命前夕,趙偉小學畢業了,絲毫沒有意識到這將是他少時能獲得的最完整教育。文革期間,沒書讀去工廠做了工,他卻憑著高超的電鍍技術,意外的被陝西師範大學物理學系錄取。改革開放後,似有預謀,24歲的他開始學英文,隨後命運將他送到另一個國度——紐約。“印象很深,1982年以公費生出國念研究生,一下飛機中國駐紐約領館的接待人就帶著一行人去了飯廳,到那每個人都給發個盤子,掌廚的喊著‘菜一人一勺,飯隨便吃’,當時我就愣住了,在29歲前從未聽說過飯可以隨便吃這個概念。”趙偉校長談起國外讀研的有趣經歷惹笑眾人,但詼諧之下亦埋著短暫的沉默,“還有一次,在校園裡,下著漫天飛雪,人冷得直跺腳,遇到一位不相識的上海留學生,在一番寒暄了解后,他無意中的一句話卻令我一世都难忘,‘真好!現在西安也有人能出國留學了’,難道只有北京上海人才能留學?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我一瞬有股說不出的氣悶。直到博士畢業,穿著畢業衣袍坐在台下,演講人說的一詞詮釋了那个故事應有的結尾——‘Compromise—包容’,不管走到哪,中國人都要互相包容中國人。”

          畢業之後,開啟職業生涯的趙偉在分佈式計算、實時操作系統、計算機網絡和網絡安全等研究領域作出了突出貢獻,在光纖通訊領域的研究成果更是被美國國防部SAFENET標準採用,應用於關鍵任務系統(mission-critical systems)中。除了科研,他亦精心於管理教學,從計算機科學學系系主任到科研事務資深協理副校長,任職期間,為美國德克薩斯農工大學做出卓越貢獻,為該校爭取到較之前超於四倍的科研經費,亦創立了被美國國家安全局認可的《技術轉移辦公室以及資訊安全和保證中心》。在美國的經歷為趙偉日後任職澳門大學的管理奠定基石,2008年,趙偉通過全球招聘來到澳門大學任職校長,隨即開展新校園的建設、設立實用性課程及學術型培訓,為澳門培養大量具備跨學科知識的綜合性人才,帶領澳大開啟新篇章。


直面質疑—橫琴新校區


澳門大學創立於1981年,前身是東亞大學,是澳門最具規模的綜合性公立大學,在英國《泰晤士報》公佈的2016年全球最國際化大學的排名中,澳大           名列世界第六位。 談到澳大的歷史,趙校長笑稱澳大得以建成還得感謝港人:“澳大最早叫東亞大學,是幾個香港人創起的一所學校,當時的香港只有港大和港中大,只有百分之五的香港學生能上大學,為給香港學子提供更多學習機會,幾位先行者和當時的葡澳政府和議后在澳門辦了東亞大學,學校從一開始就沿襲了港校的英文教學模式,這也為學校的國際化打下基礎。回歸之後,東亞大學被澳門政府收用,轉變成長為培養澳門本地人才的搖籃——澳門大學。”

          早前澳大遷入與澳門一河之隔、位於中國廣東省珠海市橫琴島新校園的大事件引發社會各界的關注,質疑聲懸繞在這座造價超過百億的全新建築大樓之上,香港蘋果日報亦發文稱這是將澳大搬出澳門的行徑,面對爭議,趙偉校長亦有自己堅持的態度:“有人看半杯水覺得是空的,有人看則是滿的,看問題的視野不同,格局亦不同。校董會的決定是將橫琴搬進澳門,而非將澳大搬出澳門,這恰好說明一國兩制是活的。思維是沒有錯的,新想法應該去表述,國家的立法是為了解決問題,法規是與時俱進的,不會局限在一個框架裡面。”談到自就任以來經手的橫琴校區,趙校長坦誠道是集一幫人心血的成果:“澳門大學在回歸時。規模和地位還並未能貼合澳門高速發展的需求,為此澳門政府採取很多措施去助力,不僅支持教育軟件硬件上的投入,亦按照國際慣例,重組了澳門大學的校董會,制定相關的校規,給予相對自由的發展方向及國際化的教學投入,其中就包括全球招聘校長這一事,很榮幸,作為第一個港澳特區大陸背景、拿到5年聘書的大學校長。我來到澳大的首要大事就是要接手建設新校園。在2006年前後,除了在橫琴建造新校區的方案,校董會還有另兩個備選方案,一是在老校區周圍擴建,另一個是在澳門另選一塊地建校區。在衡量實際可行性后,校董會最終確定在離澳門最近的橫琴建立新校區。習近平主席亦來到澳門宣佈將澳門大學橫琴校區的建設作為第一項目來開發橫琴。”


“辦大學,一定要從學生的角度出發”


           在這所比舊校園大二十倍的新校區里,澳大開啟了校史里全新的篇幅,以創建世界一流大學為目標的澳大2016年來自世界各地的總學生人數已接近一萬,而近幾年除了在國際上的聲譽及排名有大幅度的提升,在中醫藥、物聯網、微電子等科研領域中亦取得重大的學術成果,不僅設立了健康科學學院和兩所國家重點實驗室,在中醫藥和微電子方面的研究亦到達尖端水平,科研產出更增長愈五倍之多。

           在學校設施、教學工具、教學模式等方面,澳大亦達到國際化的水準,堅持課堂內的專業教育、通識教育及課堂外的研習教育、社群教育,將專業、通史、研習、社群“四位一體”的教育模式應用到每一位學子身上。值得一提的是,借鑒牛津、哈佛等世界名校的住宿系統,澳大首建了亞洲最完整、規模最大的住宿式書院系統,住宿系統內的十所書院以體驗式教學為核心,培養學生課內課外一體化的交流聯繫,幫助學生建立更廣的社交圈。撇開學校一系列的成果不談,趙偉校長分享了澳大教學的核心:“辦大學,一定要從學生的角度出發,要辦怎樣的大學才能幫助學生找到自己的路,如今是大數據時代,信息交流更快更準,競爭大。再加上通貨膨脹、貧富差距的拉開、社會上的動亂等等,社會給學生太大壓力,在這樣的環境下,怎麼幫助他們去生存,這才是關鍵。我不喜歡‘要把學生培養成人才’這種說法,是不是人才不重要,重要的是讓學生認識自己,知道‘我’是誰、‘我’想做什麼、‘我’能做什麼才最重要。教育就為之而生,知識面的增加能讓學生有更開闊的視野去形成一個初步的概念,而大學就要幫助他們合理確認人生目標,以長項戰短項,更有利的在社會上立足。

           除了有一位心向學子的校長,澳大亦通過公開招聘,吸納600多位在教育學、法學、人文、工商管理、中華醫藥等領域一流的育人專才,如花十年追尋報業史真相,出版《中國近代報業的起點:澳門新聞出版史》 的林玉鳳博士、國際知名納米光電子材料領軍人物湯子康教授、專心於漢語,出版了32本著作的中國語言文學系榮休教授鄧景濱等。讓學生接觸不同層次、權威的理念與知識,培養更多高層次的跨學科人才。此外在授課過程中,教學人員善用Moodle、Turnitin、Clickers等教學科技進行課上的交流與知識的傳遞。

Text: Shirley Photo: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