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的建造者Eric Tam:異鄉愛回家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Editor's Pick, Health & home 健康與家居, Lost in Macau, What's New by Chelsea Wong0 Comments

一個溫暖的家、舒適的住所,是我們的避風港。經過一天的工作壓力,我們需要一處能容納自我、讓自己無拘束放鬆身心的地方。這樣的一個“家”需要有什麼條件?“成家立室”是每個人都需經歷的一個里程碑,家室對於一個男人來說有多重要?作為室內設計師的Eric曾經幫過不少人設計、建立自己的“家”,自己生長於香港、卻在澳門成家立室。千帆過盡,“家”對於他來說意義又是什麼?

 

從“隻身闖蕩”到“成家立業”

          “我23歲時剛剛來到澳門,帶著兩箱行李開始了自己的闖蕩,當時的感覺是既孤獨又無助……”隻身闖蕩新世界,對於一個20出頭的年輕人來說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直到今天,在澳門闖蕩快15年的時間,Eric坦然“難忘的經歷實在太多”。“我本身是香港人,跟大部分人一樣,畢業之後就去找了份工作,兩點一線的上班下班模式。後來我姐姐嫁到了澳門,機緣巧合之下,她的朋友給了我很多兼職的室內設計工作,做了一段時間發現下單量其實還挺多,并足夠讓我自己建立一家公司來做這項業務,加上有家人的支持,所以當時就勇敢地過來這邊建立自己的品牌和公司了。”

         無心插柳柳成蔭,Eric本來以為自己只是過來看望一下姐姐,誰知道會成為他留在澳門創業的導火線。“生活肯定是天翻地覆的改變,香港既是我的出生地,我的朋友也都在那邊,來到澳門就是一切從頭開始。開始的幾年應該是最艱難的吧,幾乎每晚都會一個人回到家對著枕頭哭,雖然不知道是為什麼,也不是因為自己的事業,可能還是因為孤獨吧。”

模糊的邊界與身份:你是哪裡人?

         中國人講求“落葉歸根”,但當根出現了變化,地域的改變不僅僅是邊界,也是生活方式與心理的改變。“其實一開始我對澳門並沒有太多瞭解,無論是經濟還是政治上的狀況。剛開始只是有些室內設計的專案能讓我來澳門試一下、體驗一下兩地的不同,正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但事實上區別真的非常大,包括文化、時間安排等等。直到現在,我過來了十幾年,回到香港大家都覺得我是澳門人,在澳門大家又認為我是香港人,那種感覺真的很微妙,仿佛對於自己的根感到迷失。經常因為這種感覺而工作到很洩氣,直到現在在這邊有了自己的家庭,結婚生子才慢慢緩和了這種感覺。所以現在已經沒有去區分這些東西了,因為我的家是在澳門,而且現在我全家都搬過來這邊了,但是要說我是澳門人吧,我又是在香港出生的。主要都是心態的改變,跟以前一個人在澳門的狀況不一樣。” 所以說有愛的地方才有家,是家庭的愛讓Eric找到回家的歸屬感。

 

回家的感覺,才是好設計

         說起“家”,作為室內設計師幫過不少客戶設計、建立起自己的“家”。但要成為一個“家”的構建者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Eric從小喜歡搭積木和創作,即使那時沒有室內設計這個概念,但通過創作、把二維圖形轉化為三維實物的這個過程讓他感到非常開心、有成就感,促使了他踏上室內設計師之路。

         “這其實是我從小到大的一個興趣,也非常慶幸現在能成為我的職業。初高中時是沒有室內設計這個科目的,因為自小成績也不是很好,於是想著朝藝術這個方向發展,為了將來的發展,總要有一門手藝會好一點。從設計學院到室內設計、從二維設計轉化為三維、從圖紙上的設計轉化為室內的裝潢,室內設計師不同于繪圖師,只需要平面畫出來漂亮就可以,真正的室內設計師還要考慮到水、電、光、冷熱、吸排、空氣等諸如此類的要素組合起來的空間給人住得舒適的感覺。

         所以室內設計最重要的是設計出來以後,能讓人有很想回家的感覺。美不美觀這是比較主觀的一部分,室內設計很難用漂亮或者不漂亮來形容。但是我們起碼要做到瞭解了顧客的需求,按照他的意思做出來的效果是能讓顧客十分喜歡回家的,那這種應該就是好的室內設計吧。”

 

如何面對設計師的兩大難題:“上帝客戶”和“靈感干涸”

         作為一個在商業社會的設計師,少不免要與各種客戶打交道。設計師有自己的設計風格,客戶少不免也有自己的個性化要求。“客戶需求”和“設計風格”這座天秤如何拿捏,Eric有自己的一套:“從商業的角度來看,客戶都十分清楚自己需要些什麼,我們開會討論的時候只需要點出一些有問題的部分,通過互相的溝通和理解,基本上就能解決這些問題。而我們在做設計的時候主要通過自己的經驗和不斷的學習來兼顧單位的實用性和美觀性,這是沒有公式或者模型的,所以不斷的學習是很重要的。”

         “但如果說我個人的風格問題的話,其實我能接受的範圍比較廣,主要都是看專案的個別情況。因為基本上室內設計師都不會只接受一種風格的設計,就像演員一樣,每一次的角色都不一樣,而他要做的就是盡力去演好當下的劇本。當然,我也會在每次做室內設計的時候不經意間添加一些我個人風格的元素在其中,很多室內設計的朋友有時候看到我的作品就能一眼辨別出哪些是我的設計。我覺得在40歲之前不需要太有藝術家的脾氣,但30多到40歲的時候就要開始學會把自己之前積累下來的風格、經驗融入到未來的作品當中,並且堅持自己的這種設計,我想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藝術家脾氣。”有設計天賦不一定能成為一名設計師,從Eric的話中只有不斷的學習、積累,假以時日才能蛻變成為真正的藝術家。

設計師是一份需要激情、不斷創新的工作,但萬一某天靈感消磨殆盡,怎麼辦?

         “其實我現在經常都會遇到這種狀況,因為已經不像剛出來工作的時候各種奇思幻想、靈感迸發。當沒有創作靈感的時候,過去都是靠看書而獲得,現在還會通過一些媒體去尋找靈感。有時候也可能是因為太過緊張,去一下旅行也會有很大的幫助。我自己經常講,室內設計師是有自己最輝煌的15年,當這15年過了之後,即使你覺得很亮眼的作品,外面的人看到還是會覺得有那麼點遜色。所以現在我也會很擔心,每天都會覺得靈感消磨殆盡。但是幸運的是我這15年來積累了一個團隊,也創作出很多作品,可以從中繼續尋找自己的道路。”

         在訪問過程中,Eric經常離不開“學習”、“積累”這兩個詞,因為對於他來說,從事室內設計15年直到現在他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這個世界不缺乏有天賦的設計師,但室內設計就像是一個百科全書,小到自己砌一個木櫃、大到一棟樓的吸排系統,任何人都會做室內設計,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但唯一能讓自己進步,把這件事做好的方法便是不斷地去學習。這,是Eric的深刻體會,也是他對年輕一代設計師們的由衷建議。

 

專業貼士:小面積單位如何住出家的溫馨?

         最後回到文章主題,雖然家的溫馨不一定與住宅的實用面積有關,但近十年無論香港、澳門的住宅單位面積都越來越細,作為室內設計師的Eric有什麼實用的設計建議給大家呢?“主要看你捨不捨得。因為空間始終就那麼大,想它美觀就要學會取捨。比如說有的人喜歡安裝很多櫃子,那確實對於收納很有幫助,但是整個房子也會變得很有壓迫感。怎麼去充分利用空間或者隱藏掉一些地方是很有講究的,當然住得舒適才是最重要的。”讓你有回家的感覺、成為自己的避風港,才是家最本質的存在。

 

//Text – Chelsea Wong
//Photo –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