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山幾處看烽火 壯士連營候鼓聲 ——專訪理工學院院長李向玉教授

In 4 PROMINENT PERSON 四大才子, Character by Paul Ao Ieong0 Comments

在澳門理工學院古樸大氣的中國風會議室裡,澳門理工學院院長李向玉教授熱情地接受了我們的採訪。他那雄渾圓潤的京腔,侃侃道來的真誠,使我們在倍感親切的意境中,領略到了他豪邁坦然的心境……


有幸見證了澳門回歸”


           說起從北京到澳門工作和擔任理工學院院長,李向玉頗謙遜地把自己喻為 “時代的幸運兒”——“我即將要過64歲生日了。回首往事,覺得自己真幸運,年輕時趕上了澳門的回歸。若早生十年,或晚生十年,就無法見證澳門回歸啦!因此可以說是歷史給予了我與這麼一個不平常的與澳門回歸這件大事結緣的機會吧。

             “1975年我從北京外國語學院(現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系畢業,拿到獎學金,來澳學習葡萄牙語3年多,專攻葡萄牙語言文化,然後返回母校教授葡萄牙語。1984年,我重臨濠江,以葡萄牙語翻譯的身份,經歷了澳門回歸前的過渡期,以及中葡聯合聲明簽署,1999.12.19葡萄牙國旗降下,鮮艷的五星紅旗在雄壯的《義勇軍進行曲》中升起的那一刻,我坐在澳門回歸典禮的觀禮臺上,萬分自豪、激動!終生難忘!因此,毫無誇張地說,我見證了澳門回歸祖國的過程。


有幸被最後一任總督任命為澳門理工學院院長”


          澳門回歸前,我受葡澳政府任命,從理工學院下屬的語言翻譯學校副校長,晉升為澳門理工學院副院長。1999.9.1.正式擔任澳門理工學院院長。

          澳門理工學院屬公立的高等教育機構,在我之前,院長一直由葡國人擔任,因此,我是第一個由葡澳政府任命為澳門理工學院院長的華人。我深知,自己面臨的考驗是嚴峻的,我時刻思索的是:怎樣引領理工取得成功。有挑戰,有困難,但我決心更大!時至今日, ‘孤山幾處看烽火,壯士連營候鼓聲’這句當年我聊以自勉的唐詩,依然縈繞在我的耳畔……

          正所謂‘有志者,事竟成’,我十八年前的願景,現在在理工都一一實現了!而且澳門理工不乏持續性發展的後勁!”

 

 


理工是澳門高等教育發展的縮影”


           追憶起十八年前的澳門理工,李院長感慨萬千:“說起來也很寒心,理工建院之初沒有校園,只能租賃東曦閣小樓權當理工總部。1999年才遷到現在你們身處的這個校園。剛遷來的時候,理工學院的校牌葡文很大,中文很小,樓宇破敗,一些課程要招生三、四次,因為報讀理工的人太少了,幾乎開不成班。我就從改造校牌,最重要的是從改變人的觀念入手進行創新。這些年來,理工學院全職教師中擁有博士學位者逐年上升,理工學院從一個三年制、以夜校授課為主、頒發大專文憑的一千多人的學院,發展成今天有21個學士學位課程和與海內外名校合辦了十多個碩士、博士學位課程的三千多名在校生的高等院校;尤其是近年來澳門出生率下降,高中畢業人數減少,在澳門高等教育機構增加到十所,海內外高校不斷加大來澳門招生的力度,澳門高等教育呈現出越來越嚴峻的競爭中,澳門理工仍舊不覺得招生難。

雖然我兩鬢已經出現白髮,坐在這個位子上17年多,但身體也算健康。理工像澳門一樣,經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然,類如新大樓、新電腦、新教具等硬件設施的變化最為明顯,而變化更明顯的是理工人的思想和觀念。所以說,澳門理工變化之大,發展之快,堪稱澳門高等教育發展的縮影。


“小而美、小而精”的澳門理工”


           李院長說;“2014年,澳門理工學院被英國國家評審局評為亞洲第一家通過英國國家學術評審局評審的現代化大學,課程的設置也很有特色。例如中葡翻譯,在澳門,乃至全中國,澳門理工的中葡翻译都是被公認的比較先進的葡語課程。葡萄牙總統訪問澳門,會來理工訪問,歐盟前主席巴羅佐也是澳門理工的葡語課程榮譽教授。

         “我把辦學的理念確定為‘紮根澳門,背靠祖國,面向世界,爭創一流’,把‘小而美、小而精’作為學院發展的方向。學院既要按照國際標準實施教學,又要實現課程和國際接軌,所謂的接軌具體是:中國學生在理工學4年,其中有一年要去葡萄牙交流;葡語國家來澳門理工留學的學生,我們又會把他送到北京學漢語一年。學院要按照法制化進行行政管理,以電子化配置學院的設施,以規範化管理學院的科研工作,切實貫徹‘以教學帶動科研,以科研促進教學’的方針。”


多重身份的李向玉


          博士,是李向玉學識水平的標誌,澳門理工學院院長、教授,是李向玉日常的工作。史學家則是李向玉的顯著特色。2006年中華書局出版的《漢學家的搖籃:澳門聖保祿學院研究》,即是李向玉的專著。《漢學家的搖籃:澳門聖保祿學院研究》是在發掘有關聖保祿學院的大量史料的基礎上,對學院的建立、演變和結束進行研究,並揭示了它在澳門早期歷史、中國教育史上的地位影響的一部力作。李向玉介紹:“我花了幾年時間去葡萄牙找檔案,是哪位老師、又是誰在開設這些課程,有哪些優秀學生到內地去傳教,等等。算是簡單粗略的天主教入華史。”由此,足現史學家之風範!

          作為現任的全國政協委員,李院長透露,他會在即將召開的全國政協會議上,繼續提出重視兒童教育的提案。

           “您不是高等教育工作者嗎?為什麼會對兒童教育的提案鍥而不舍呢?”我們似有疑惑。

          李向玉指出:“萬丈高樓平地起,雖是高等教育工作者,卻得重視兒童的基礎性教育。因為我們國家就學前基礎性教育而言,幾乎沒有可以衡量的標準;又如,中小學的標准化問題,教師的工資標準,學校設施標準等等,都須以立法為之。考察葡萄牙、日本的中小學,對我的刺激特別大。先不說他們上學的內容,就單看他們的食堂,都有制定科學衛生的標準。那些炊事員都一絲不苟穿著那些衛生衣服,再比如每星期五天的夥食安排,營養成分的搭配都有標準在那兒。不僅僅城市如此,山區也是這樣,所以日本今天有他的國民素質,競爭力。但回頭看我們的學校,只有散落的標準。”

         李院長感嘆,當自己做了爺爺,才深深意識到人的第一個老師是父母,而第一個責任人應該是政府。所以他提出這些提案,算是相當“感同身受”了。


教育是我唯一的愛好”


          採訪到最後,記者問道:院長這些年私底下都有什麼興趣愛好呢?李院長笑稱:“其實身處院長這個位子多年,教育已經成為了我的唯一愛好。我不會音樂,不懂彈琴。坦率而言,我已經幾十年不看電影了。但我每天一定看新聞,得知道世界上發生了什麼。因為我覺得現實我都忙不過來,哪有空去領略電影世界呢?雖然我很欽佩如成龍那些大腕兒、演員,但我真沒時間看。理工學院校園雖小,但我也是全心全意地投入進去了。你花這麼多心思都不能十全十美,更甭說別的啦。”

           訪談到尾聲,李院長幽默道,“很高興,今天跟你們做了一個坦率的‘報告’。”明年李院長將退休,也在此提前祝願他能夠好好飽覽祖國名山大川的風景,和家人享受天倫之樂。

Text: Anne Photo: Franky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