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魔女」 羅霖的駐心術 ——Candy Lo

In What's New by Paul Ao Ieong

Text:Hebbe Ieong Photographer:Mike Tsang Lighting:Landon Tong Retouch:Tom K Lee Hair:Ray Ip@Pono Salon Makeup Artist: Maza Lim拍攝場地贊助:Grand Lapa 澳門金麗華酒店手錶贊助:Jaquet Droz 雅克德羅 服裝贊助:Rainbow 彩虹集團 汽車贊助:Lamborghini@ 錦寶汽車有限公司 珠寶贊助:LUXE by ENCANTO LUXURY 尚品尊華 特別鳴謝:太陽城集團 金麗華酒店

image-6image-4image-70

羅霖踩著高跟鞋步入澳門金麗軒的包廂房間,咯噔咯噔敲擊地板的 聲音引導了整個房間的目光,然後沒有人把視線移開,小記也毫不 克制,帶點貪婪地由上而下打量著,美魔女的「真身」或多或少讓 人有所期待。沒有鎂光燈,卻瞬間落入焦點的羅霖,卷曲長髮披落 在右肩鎖骨,穿著一襲黑色的修身小洋裝,腰肢款擺;前沿輕紗半 掩的簍空設計,胸脯位置若現若隱,小露性感,美麗而不著痕跡。 羅霖不是形象多變的類型,人前人後總是長髮加連身洋裝的壯重 優雅,似是作風一貫,看著看著,卻成為了羅霖式的獨有氣質。近 五十之齡,風姿依然不減當年。

女 人 如 酒

image-16

 

 演而優則商,羅霖近年重投事業,由銀幕再轉戰商場,狀態甚勇。 她坦言對酒不算是專家,涉足葡萄酒投資,是因為年前為亞洲電視拍攝 亞姐廿五週年特輯,前往酒莊取景,因緣際會下認識了從事葡萄酒投資 的朋友,暢談甚歡,就萌生合作念頭。羅霖憶述起當年參選後拍攝的旅 遊節目,當中嘗試過參與酒莊的葡萄酒製作過程,用腳壓踩葡萄搾出原 汁,印象深刻,只是當時黃毛丫頭一個酒量淺,亦不懂講究,所以對紅 酒投資不敢問津。現在活躍於時尚圈、社交場的羅霖多了一份對生活品 味的觸覺,「在房間放點輕音樂,半杯紅酒配幾款小食,已經可以幻想 到畫面的寫意。」這是羅霖的減壓方法。她提到,適量淺嚐紅酒可以抗 衰老,果然無時無刻不忘美顏養生。

饗宴當前,各式美酒可以昇華菜餚的風味。儘管每道菜式對餐酒搭配的要求不盡相同,但對酒的濃淡厚薄各有所好,好像找尋伴侶一 樣,羅霖說懂得挑選適合自己的酒,就會一拍即合。羅霖選了層次交 疊的酒,喜歡它的豐富多變。問及是否對擇偶的投射,羅霖淺淺一笑,「我喜歡聆聽,比較欣賞內涵豐富的男士,每次談話都深刻有內容,相 處不會乏味。」女人亦如酒,有人選擇果香味濃郁撲鼻的,喜歡它入口 甘甜順滑;也有人選擇層次深迴、味道醇厚的,喜歡它入口變化多端。 女人每個階段都是一杯美酒,有著不同的特質,羅霖如是說。作為一個 女性,尤其是年紀漸長,任何階段都要學會讓自信充實內心,美麗不是 年輕的專利;內在層次是生活上經歷的堆疊,學問、修養、人生經驗同 樣是美麗增值的資本,也是氣質與魅力的源頭,不用去模仿,也不能被 模仿,比潮流更耐看。

單 身 很 快  樂  

image-20

 

單身與孤單都包含一個「單」字,卻是同字不同意。在新時代, 單身女性可以是一個尊貴身份,毋論年紀。「單身的樂趣,是每天可以 為自己做主。」享受重投事業,開闢遲來的商業版圖,她感恩捉得到機 遇。但她不要做女強人,事業是目前的一部分,不可能佔據家人、孩子 甚至自己內心的相處。有孩子、父母為伴的家,沒有一點比不上從前, 曾經全情投入去經營孩子的每一日,這種與生俱來作為母親的使命感, 沒什麼吸引可以讓人抽離。所以羅霖說,三個孩子還是第一,最大的兒 子剛滿十八,最小的還不過在十歲幼學之年,羅霖說,希望陪著他們長 大,直到有一日他們需要朋友多於自己;「成長沒有重播,這是跟孩子 相處中最寶貴的時間,因為賺錢打拼而錯過任何一刻,我知道我會後 悔。」訪問當日,羅霖讓小兒子跟過來澳門,打算完成了整天密鑼緊鼓 的工作,下一日就多留澳門一天,帶孩子四處逛逛走走,算是去個短途 的親子旅行。她喜歡說孩子的事,晚飯時偶爾有說,訪問亦會起及,說 時就一副樂在其中的慈母模樣,去哪裡都希望把孩子留在身邊的母親, 哪裡會有閒情去寂寞? 有事業、有家庭、更加找回了有自己的人生, 羅霖說現在的她,每刻都在快樂和享受之中。

婉拒女強人的說法,我提起「美魔女」的封號,羅霖不卑不亢, 她簡單的說了句多謝,笑言結婚生子之後外表仍然保養得宜的中年女性 比比皆是,她說被讚賞覺得榮幸,但這並不獨特;隱約是一種用經歷發 酵而成的沉靜。這個階段,她渴望為自己尋找更多。

離 婚 是 我 人 生 最 大 的 挫 折   

image-12

冠冕堂皇的道理誰都會說,只是從羅霖口中談及「自信」,更添 了一份寫實。羅霖自小在父母的溺愛中養尊處優,僅十八歲之齡考入當 時年輕人夢眛以求的職業成為空中服務員,一面倒的呼聲襯托著她摘下 亞姐后冠,未幾因為長壽電視劇飾演的角色而紅極一時,如日方中之際 邂逅城中富商,踏入婚禮殿堂,這一環扣一環的美好經歷娓娓道來「幸 福」二字,似乎順理成章地,接下來就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卻突然,羅霖在一二年宣佈離婚。旁人眼中毫無破綻的人生贏家,竟然 成為了失婚婦人;帶著三個孩子,要從婚姻失敗的傷痛中迅速逃出來, 重返社會,面對群眾。「離婚是我人生最大的挫折,還要在這麼大的年 紀。」所以她口中的自信一點也不高姿態。羅霖幸福了半生,卻失足跌 入凡間,這種高空墮下,把她摔個半死。羅霖坦言迷茫了一段時間,但 她知道,她要給消沉告一段落,「不可以被少許挫折打倒」,至少在三 個兒子面前不可以。今天,這裡,她已經把這個挫折定性為「少許」。

一個母親的勇氣,總是因孩子而壯大;曾經是一個沒有經濟負擔 的濶太,現在家庭與事業兩兼顧,羅霖坦然關鍵是永遠相信自己有創造 力。「有手有腳,肯做就一定有機會。我想用身教,成為孩子的榜樣。」 羅霖回想曾經的自己,她說,即使已婚,女性都要想方設法讓自己獨立, 有獨立的想法、個性、工作、興趣,甚至經濟能力,至少每天看新聞, 接觸點新事物,那世界才不至於為一段婚姻而崩坍。

我 仍 然 相 信 愛  情    

image-14 image-10

 

至於現階段的愛情觀, 羅霖點了一下頭,說﹕「仍然相信愛情。」 沒有停頓,沒有突兀的生活留痕。「事業可以重來,我想感情也可以。 我會去相信這個世界有好人,有適合我的人,失敗後相信可以重來,這 樣的人生會更有希望。」雲雨過後,天空明媚依然。羅霖說,對待緣份 她選擇謹慎期待,但從不強求,因為她知道每個決定,對未知的另一半、 對下一代,都即將是個需要取捨的責任。

紅酒的單寧,一種發酵之後的苦澀感,讓一些人愛上,也讓一些 人抗拒。單寧配合適當的酒精和酸度,相輔相成,協調和諧,才算是上 佳的紅酒。經歷就是一種單寧的添加,讓人懂得與自然調和,取生活平 衡,修養身心。羅霖說起命運,記得年輕的她總去花時間規劃自己,十 年後的、二十年後的,浪費了不少時間來擔憂。經歷過,就知道,人生 沒有一件事可以十拿九穩,空談將來,不如樂在當下。

後 記 :

訪問前跟攝影團隊溝通,得悉羅霖大清早開始進行了整天馬不停蹄的外景拍攝工作,晚上緊接著一場訪談飯局,完結過後接近凌晨時分,知 道她記掛還在酒店房守候的兒子,留住她也覺得有點不近人情,亦心想這個專訪恐怕也會被幾分鐘草率了事。而事實,羅霖的魄力是無法想像的, 她還是一貫的容光煥發,訪談時專注的眼神,樂於分享的態度。這就是美魔女,有恆久不變的外表;外表之內,源源摻入郁香的新酒,出奇不意 的層次交疊,讓人嚐一口,再想多嚐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