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戲劇農夫」李俊傑:成戲成人 學戲修身

In What's New by Paul Ao Ieong0 Comments

52-59 戲劇農夫-李俊傑1「戲劇農夫」李俊傑:成戲成人 學戲修身
Text:Tracy Lee Photo:Franky Chan

第一眼見到李俊傑Jacky,我腦海裡只浮現了四個字——“偶像歌手”,年輕的外表卻散發著成熟男人的魅力,加上溫潤好聽的聲音、幽默爽朗的談吐,這樣的Jacky仿佛天生就是要站在舞臺上的,而事實上他也的確是屬於舞臺的。不過他不僅是一名歌手、主持人和演員,更是一名“戲劇農夫”。

52-59 戲劇農夫-李俊傑2誤打誤撞入戲劇 「音樂劇滿足了我所有的表演慾望」
作為一個全職自由身演藝工作者的李俊傑,在1999年之前都是一直把歌唱作為事業發展的主線,1996年就推出過個人原創流行曲專輯,後來還簽約成為香港無線電視歌星藝員,一直以來,他在歌唱上獲得的獎項已超過30個。就算現在他已把大部份精力投放在戲劇上,但談及唱歌,還是特別開心。而作為歌手的他卻在誤打誤撞下“撞”進了戲劇的世界。1999年,澳門曉角話劇研進社要代表澳門到杭州演出,但當時還差一個男演員,要求要有流暢的普通話,會唱歌,最好是會作曲填詞,而李俊傑正正就滿足了這所有的條件,因此澳門曉角話劇研進社就邀請他加入。“一入戲劇深似海”,因為這一次的偶然加入,讓獨自一人在港生活的他感受到澳門劇組的溫暖:“整個排戲過程好吸引,大家好像一家人,每天見面,互相關心,一起共同去解決、承擔製作過程的種種難題,這種一起創作、一起構思的集體感覺令我感到很溫暖。而由零起步到一部完整的劇,這種由無到有的感覺也讓我很感動,戲劇需要大家的合作,會有對手戲,大家必須一起經歷整個過程,這是唱歌所沒有的過程。”
不過當問到唱歌和戲劇對比更喜歡哪樣時,李俊傑還是毫不猶豫地回答:“唱歌。”這脫口而出的答案其實讓我很詫異,不過很快他就笑著解答了我的疑問:“我媽媽唱歌很厲害的,受她影響我從小就很喜歡唱歌,也有很強的表演慾望,無論是幼兒園還是小學,音樂老師們也特別喜歡讓我在課堂上表演唱歌,知道我有集郵的習慣,每次都會送我兩張郵票作為獎勵,久而久之,有歌唱比賽學校也會讓我作為代表去參加,而我在唱歌是所獲得獎也比戲劇多得多。不過其實接觸了戲劇之後,我尤其喜歡音樂劇,音樂劇不只可以唱歌,還可以跳舞、演戲,其實是一次性滿足了我所有的表演慾望。”看來他真是一個表演慾很強的人。

52-59 戲劇農夫-李俊傑3人生如戲 永無NG
所謂NG,就是NO GOOD,是演員在拍攝過程中出現失誤或笑場或不能達到最佳效果的鏡頭的意思。戲劇除了與歌唱很不同外,和我們平時看的電視劇也很不同,它沒有NG,沒有重來的機會。電視劇、電影的拍攝都是錄製的,不是現場直播,可能經過無數次NG,再經過無數次剪輯再把最完美的畫面展現給觀眾,而觀眾的反應演員也無法即場看見,而戲劇則不一樣,“戲劇的挑戰性很大,因為你不能NG,你的一舉一動都能牽動著觀眾的情緒,觀眾的反應你可以即時在舞臺上感受到,不過要能夠抓住觀眾的注意力也是很有难度的。而技巧上,舞臺與觀眾有一定的距離,這使得你的演繹有異於電視拍攝,無論妝容還是動作都需要更加誇張,張力要夠大,聲量也要增大。”
“戲劇就是不斷演繹不同人的一生。” 李俊傑描述戲劇的時候如是說。往往角色的世界與自身世界是有很大出入,加上舞臺上不能NG,因此演員就需要更加投入角色,他剛接觸戲劇的時候還不懂得如何對感情釋放自如,就經常對角色太過投入而不能自拔,尤其是飾演《暗戀桃花源》中《暗戀》的江濱柳時,由於角色是一個悲劇人物,太過投入負面情緒的李俊傑在排戲的時候經常泣不成聲,無法完整地念臺詞,儘管演出結束后,也整整有半年都是不開心的。對戲劇演繹執著認真的李俊傑不只是感情十分投入,在平時生活中也會模仿劇中飾演人物的行為舉止,令自己更加貼近角色,就如此次在《地久天長》這個話劇中他飾演一個血友病患者,劇中人物因病導致有一條腿殘疾,走路只能一瘸一拐,而李俊傑爲了把這個角色演繹得更加自然,他在話劇表演前兩個月就一直一瘸一拐地走路,導致表演結束后他的盆骨因為長期磨損太厲害而發炎,直至現在還需要吃藥調理。這些經歷在別人眼中或許是不愉快的,但是他談起這些經歷的時候卻說:“我很感謝我的人生裡面接觸到了戲劇,戲劇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它帶給我最大的感覺就是我在演戲的同時就在經歷不同人的一生,有很多角色的經歷你在平時生活中是無法想像的。而通過演繹更多不同的角色我會更加體會到幸福不是必然的,自己偶爾的不如意其實根本不足一提。戲劇帶給我很大的滿足感,亦讓我更加樂觀,更加懂得珍惜。”
其實人生何嘗不是如戲劇一般?我們沒有NG的機會,必須全身投入我們的各自的人生,而每一次的經歷無論好壞都是一次燦爛的精彩,豐富我們的人生,讓我們學會更多,獲得更大的滿足感。

52-59 戲劇農夫-李俊傑6「異想天開」創戲劇農莊 不斷播下戲劇的種子
澳門戲劇農莊是澳門首個非牟利全職專業話劇團,而李俊傑就是這個劇團的創始人之一。其實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澳门的话剧演出就开始活跃起来,出现了很多剧社,常年演出不断的就有十几家,但是非牟利全職劇團卻仍未有。而13年前即2000年的澳門經濟並不蓬勃,戲劇農莊作為一個非牟利劇團,沒有任何行政贊助,戲劇這個行業並不賺錢,經濟問題是劇團起步時最大的絆腳石,李俊傑與其他四位創團成員就單憑對戲劇的熱忱,自己出錢出力撐起這個劇團,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甚至是“異想天開”。雖然創團至今,有三位創團成員已經先後離開了劇團,但是李俊傑與一眾成員憑著對戲劇的追求以及觀眾的支持,一直沒有放棄,堅持至今。
其實戲劇農莊這個名字是由李俊傑起的,“我們創立這個劇團並不是爲了賺錢,我覺得我們就是戲劇的農夫,不問收穫,只管耕耘, 不斷播下戲劇的種子。”而事實上他也的確做到一個“戲劇農夫”的職責。雖然創團時遇到過很多困難,李俊傑身邊很多朋友包括媽媽都不看好這個劇團,“他們覺得在澳門創辦一個劇團是不可能的。”但他並沒有放棄,憶及此,李俊傑一改先前的幽默風趣,認真地說:“我們就是希望打破‘戲劇在澳門發展不起來’這個局面,我們希望把戲劇在澳門推到一個專業的水平,同時也讓喜歡喜劇的人能安心修讀戲劇,不必擔心畢業后沒有發展的平臺。”戲劇農莊自創團至今已有十三年,前期是只求“維生”,而近年多了澳門政府資源上的資助,讓劇團能夠發展得更廣,但Jacky表示,無論什麽時期,戲劇農莊都一直堅持著“三頭馬車”:首先在製作專業、高水準的演出方面,劇團每年都會有一個專業藝術家交流計劃,會和很多海外的藝團或藝術家交流合作,從而提高劇團自身的水平,做出更多專業的演出。其次是戲劇教育;每年劇團都會有三至四個學校巡迴演出,帶戲進學校,同時亦會舉辦一些工作坊讓更多學生能參與,用戲劇的方式教育下一代。再者李俊傑希望設立黑盒劇場,製造一個平臺給學生及戲劇的愛好者去參與甚至是製作戲劇。

52-59 戲劇農夫-李俊傑7農夫播下種子 種子也需茁壯成長
李俊傑自稱“戲劇農夫”,而他也的確如一個農夫一樣,不斷耕耘,不斷在澳門的學校、社區甚至是海外東南亞地區的國家播下戲劇的種子。教育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他從來沒有放棄過,因為他愛戲劇,他覺得學戲其實就是學做人,“成戲成人,學戲修身”這是李俊傑在整個採訪中履次重複提到的,每一次的演出都是在經歷著不同人的一生,而這些經歷能讓演員體會到不同人的感受,從而收穫更多在平常生活中不可得的經驗。在整個採訪中,無論是透過李俊傑的言語還是舉止,我感受到的他都是一個幽默風趣、爽朗大方以及樂觀闊達的人,但他卻笑著告訴我:“其實我原本是一個內向的人,是戲劇改變了我。”或許正是因為戲劇改變了李俊傑的人生,他感受到了戲劇的魅力,因此他甘願做一個“戲劇農夫”,不求回報,只求耕耘地散播戲劇的種子,不過談起近年澳門年青一代對戲劇的態度和熱情,李俊傑卻顯得有點無奈和失望。

澳門雖然沒有“鄰居”香港那麼繁華,但也是一個經濟蓬勃、物質豐富的城市,也正因如此,如今的年輕人不少人都不用吃苦,安安穩穩找個賭場的工作就能輕輕鬆鬆生活,不同於以前的時代,要好好把握每一次機會,努力做到最好,才有成功的機會。李俊傑以他們劇團舉辦的活動為例,很多年輕人在報名的時候都很踴躍,但真正參與活動卻往往連錄取人數的一半也沒有,有些人甚至從頭到尾都沒出現過。李俊傑覺得如今澳門很多年輕人都不懂珍惜,因為他們沒體驗過“苦”的滋味,而很多地方的學生想學習戲劇卻沒有條件。他曾去過馬來西亞做戲劇教學,那裡的情況就讓他很深刻:“那裡的學生想學習戲劇,卻沒有老師教,他們就積攢平時的零用錢,大家一起湊錢請老師教他們,而且學習的地點必須由市區開6小時的汽車才能到,那裡的戲劇老師就真的每天如是,只爲了上兩小時的課。其實相比之下,我們身在澳門,有那麼好的生活條件,是多麼的幸福,我們應該知福。”
李俊傑十分希望澳門的年輕人能明白自己的幸福,澳門政府給予了大家資源,大家在享受這些權利的同時,也應該履行自己的義務,學會珍惜自己擁有的機會。的確,“戲劇農夫”在不斷地播下種子,我們也應該付出努力,讓“戲劇種子”茁壯成長。

52-59 戲劇農夫-李俊傑8後記:(中港澳時尚生活專欄作家蘇蘇眼中的李俊傑)
談起Jacky李俊傑,蘇蘇特別開心,對他更是讚不絕口。原來蘇蘇和Jacky是因為朋友的介紹而認識的,至今也有十幾年了。蘇蘇最初認識Jacky的時候他還沒接觸戲劇,蘇蘇描述:“當時感覺他就是那種斯斯文文、帥帥氣氣的男生,有一點內向。”不過當時也僅僅是認識,直到上一年開始,有不少澳門、香港的劇團邀請蘇蘇寫觀後感,蘇蘇和Jacky才多了很多機會接觸。她覺得舞臺劇改變了Jacky很多:“可能是因為舞臺劇令他走出澳門、香港, 眼界變得更加寬廣,讓他充滿正能量。”在蘇蘇眼中,Jacky是一個很有幹勁的人,教學方面也很用心:“他會去很多地方如新加坡、馬來西亞、臺灣等地方去做教學,其實教學是沒什麽收入的,但是他還是花很多時間和精力去做教學,這點我真的很佩服他。”而蘇蘇覺得Jacky最讓人欣賞的是做人做事從不驕傲自滿,一直都是很謙厚,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