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臨滿城 迎來澳門電訊業之春 -專訪MTel行政總裁徐德明

In What's New by Paul Ao Ieong

Text: Hebbe Ieong Photo:Franky

要數二零一四澳門社會民生大小事,除了交通住屋這兩個無日無之的鐵課題,經歷過數次的大規模斷網事故,以及民間對網速和濫收費用的控訴,澳門的電訊服務有過之而無不及,高居擾民之列。一四年年底新電訊營運商MTel在千呼萬喚中正式加入電訊戰場,是否能打破電訊服務的固有格局?面對社會的屏息以待,MTel行政總裁徐德明博士信心滿滿地宣佈,之前揚言十八個月覆蓋澳門半島、氹仔及路環各三成的承諾都已經超額完成,MTel將一如合約承諾於一四年年底正式投入運作,亦喻意澳門即將步入真正的全光纖世代。

a_7268

 劃時代一刻來臨之際,在整個計劃上全力推波助瀾的MTel行政總裁徐德明博士漸為人熟識。其實早於大半年前的宴會上,已見過徐博士本人,當時光網工程尚處於全力趕工的階段,未廣泛面對群眾,席間沒有太多人了解MTel,更遑論固網技術的服務覆蓋。面對席間一個又一個相近而淺陋的問題,徐博士不厭其煩地解答,結合生活例子,深入淺出地闡釋複雜技術和原理,分享著他對電訊科技和智能家居的構想藍圖,那種熱情使人印象深刻。

大半年後,MTel由紙上談兵落實到執行的階段,我們因為專訪的關係親身拜訪了MTel大本營,空間不大,牆上張貼著大幅大幅的澳門地圖,錯落有致的點和線散落整個平面,一圏人皺起眉頭比比劃劃熱烈討論著,會議室的白板又紅又綠的畫得花漬斑斑,旁邊竟然擺放著著幾張摺疊起來的帆布床,我們一行人笑說,眼前完全是一個戰場。滿腔熱忱的統領配上一支晝夜兼程、打不死的軍隊,可謂誰與匹敵。

全員皆兵「光」臨滿城

MTel由中標至今經歷了十八個月如火如荼的掘地工程,最終提前按牌照規定完成了三成的光纖網絡舖設。澳門管線密集,大街小巷每日車水馬龍,公共工程遍地開花,光纖工程的開展事實上有其難度,加上十八個月的死期,全城光纖未到,MTel全員要完成任務也已經先行光速。徐博士不忘感謝他一班能幹的工作團隊,政府相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以及受工程影響日常出行的市民。「我們工程師的繪圖速度破記錄地快,十個人媲美當年三十多人的團隊。商談好了的工程計劃,不出數小時,完成的圖則就出現在審批部門的辦公桌上。只有交圖速度快,才可以盡快完成審批然後起動工程,我們從源頭每一步都要走得最快。」MTel在一三年六月三日取得牌照,同月月梢,即不足一個月的時間,就成功將第一條管道放進地下。整個工程一直密鑼緊鼓,節奏相當緊湊,高峰期的四、五、六月,超過五十隊MTel的施工隊遍佈澳門各地同一時間施工。然而三成光纖網絡只是MTel的第一個關口,按照合約規定,未來兩年尚需要達到七成覆蓋,然後再下一城最終到百分之九十九。徐博士聲言對完成任務有十足的把握,難度卻在於澳門近年的飛速發展,再加上其他公共工程的擴容和更新換代,天然氣,輕軌等重大工程亦如箭在弦,「例如當初管網定在西灣大橋過海,但由於下環街到媽閣有輕軌大站即將施工,半年前已經不批准其他工程,現在光纖線路也只能到司打口為止。將來跟政府協調是重點工作。」

a_7315

更好更快更安全

澳門的電訊網絡在1981年創建,跨越三十多年,澳門隨光纖普及舖設第二代電訊網,是一個城市演進的劃時代工程。作為前郵電司的靈魂人物,參與過澳門電訊網的創始規劃工作,徐博士滿有信心﹕「我現在只是把當年做過的重做一次。」

恐怕沒有人膽敢在起始點就許下承諾,除了徐博士;他反覆強調「更好、更快、更安全」的宏願,三個響亮有勁的「更」字,看到他跨越現狀的決心。「投標當時電訊收費的七成」可見得到兌現,徐博士稱收費計劃已呈交政府部門,當中部分更低於承諾的七成。當然沒有人希望看到一場非生即死的價格戰,對於外間在MTel長效經營能力的憂慮,徐博士有他的規模成本論﹕「電訊並非簡單買賣,它是一門長線的投資。基建和初步營運預算了十億元的投資,我們已有準備面對首三兩年的帳面虧損,但基建是一次性的投資,亦是長遠可重覆使用的資產,我們預想2017年達到收支平衡。」徐博士眼底下已勾劃出清晰的藍圖。

澳門行車道路繁忙,通信道路同樣擁擠,MTel如今開墾廣闊「道路網」,徐博士笑言,「不再只是舊有的雙線行車,100G的光纖主幹道號稱澳門最快,要多快就有多快。」光纖的實際應用在澳門是有點遲,但追溯歷史,相比港澳和東南亞地區,澳門在1988年已經在地下放入第一條光纖,不過比香港遲了一星期。只是為何光纖一直無法迎來澳門電訊業服務的春天?徐博士的比喻可見端倪,「通訊網工程跟水管工程原理上無異,儘管主幹水管路路暢通,若然入戶的分支水管窄細,用戶端扭開水龍頭同樣無法享受川流不絶的穩定水流。」所謂穩定的訊息源,固然也建構在四通八達、無樽頸的全光網之上。

光纖在網絡安全上也略勝一籌,相比傳統銅線,光纖不易受電磁波干擾,維修替換的機會亦較少。它在二十公里內幾近沒有衰耗,比銅線網較少的分機樓亦降低了維修成本和風險,配合雙環雙備份的多重保障,徐博士口中的「更安全」看來並非空蕩蕩的口號。「光盡銅出」是MTel的遠景,銅線基本上無法負載未來視頻普及和三網融合的數據傳輸需求,光網工程正做了一個前瞻性的基建準備。

a_7060

澳門人做澳門事

莫談電訊服務,在澳門任何一個行業,請人難都是公開的秘密,尤其面對電訊的專業工種,更加是求才若渴。徐博士坦言,整間公司現在只有二、三十人真正懂得電訊技術,比預期需求的九十人還有距離,但他並不認同用輸入勞工來解決問題。「以前別人怎樣培養我,今天我會怎樣培養別人。」在他領導下的MTel撥出一千萬成立了人才培養基金,預計為澳門業界培訓二百名電訊專才;同時,MTel亦下設社會關注委員會,推行「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的企業文化。正如徐博士所言,MTel完完全全是一家本土公司,是澳門第一次由澳門人經營電訊公司。所以我們會看到,除了業務上的野心,MTel還表現出對本地社區的照顧。徐博士說最大的信心,來自相信澳門人有能力做好澳門事;無論是MTel上下因著同一目標衝鋒陷陣的團結、還是四方八面義無反顧的支援與配合,都體現了澳門本土地地道道的人情味。

十年部署  還看今朝

有人跨奬MTel竟然能夠在倉促的投標期之內預備好一份完整的標書,徐博士不徐不疾地回答﹕「嚴格來說這份標書預備了10年有餘。」屈指推算,言則徐博士的構思起始於2009年政府宣佈開放電訊市場之際,機會留給有準備的人,這樣來形容MTel的成功應該毫無爭議性。

徐博士是一個工程師,2011及 2012年成為泛亞電子商貿聯盟的主席,從統管十一個國家和地區,到2013年就任澳門電貿的行政總裁,從工到商,從技術到管理,從企業管治到區域合作,徐博士緊迫技術開發的步伐,同時從不同崗位中發展多元領導能力。「一個人有意向上流動,是應該向管理學習。」,1993年是徐博士職涯當中的一個重要抉擇,一直以來從事科技電腦界的徐博士,毅然離開自己的習慣領域,修讀內地一線學府的公共行政碩士課程;企業管理是管理一家企業,行政管理是管理一個地區。公共政策、行政環境、地區領導的課題,讓徐博士具有足夠開闊的視野,在社會的最高點思考澳門公共事務的方向,亦為後來回歸後面對社會、面對政府有更好的理解。「修理一間屋的電燈或許難度不大,但假如擴大至整幢樓宇,更甚整個社區,多專業熟練的人都不可能再親力親為,而需要動用一個團隊,甚至管理與外判的關係。顯然這是一個層次的問題。」徐博士的成功給予本地人才培訓深刻的啟示。

那MTel是否一個事業上的轉折點? 徐博士想了想說,更貼切是一個心願。「我做的事都在證明,電訊業可以給予社會更好的生活,我相信澳門任何行業,都可以走先一步,不用總跟著別人的尾巴。」徐博士清楚記得,他在1974年10月29日加入前郵電司,訪問當日是11月初,剛剛過了他在電訊界的第四十個年頭。社會給予MTel的期望無容置疑亦是他的榮譽,也算是他殷勤服務澳門電訊業界四十年的崇高肯定。徐博士有依稀提過,當年他的志願是當醫生,可惜證件問題無法在香港修讀醫科,他笑說﹕「醫不了人,那就去醫機器。」徐博士口裡雖然表露了點小遺憾,但他把自己入行和四十年間重大事件的每一個年月日都牢牢記住,還有訪問期間那種將每一個技術原理樂此不疲地講解的熱心,從始到末,鉅細無遺,都是很誠實的表徵,告訴了他對電訊的熱愛和全情投入。

a_7233